桃李春风一只啾,江湖夜雨十年坑。
-高三备考中,职业失踪人员-

【瓶邪|向哨】朽玫瑰

*向导x哨兵,第二人称偏哥视角

*没头没尾的片段,OE预警

*定时发送,不能及时回复抱歉


朽玫瑰


性爱过后,你们并肩躺在床上。他点了一支烟。你们都没有说话。

“你想知道关于‘他’的事。”哨兵突然打破了沉默。你被微微刺痛了一下,不仅因为被无时不刻宣告的“他”的存在,更因为他似乎能读懂你的全部情绪。

你是个惯于隐藏情绪的人,而这位老练的哨兵似乎在你作为向导的专长上胜过了你——你看不透他的想法,这对一个仰赖精神作战的向导而言是致命的,而你有限的记忆中这还是你第一次棋逢对手。

这个哨兵的精神障壁太坚固了,可以感觉得到他曾经有过一位优秀的向导,对他做过完善的训练...

心痛万分。

面对那份空洞的声明我什么都做不了,面对太太们告别我什么话都说不出。

我能做的只有在心里守护这个我爱的故事久一点,再久一点。


我永远喜欢瓶邪。

我会走到下一个十年。

【瓶邪|ABO】向日葵

前文:《与诺》

依旧是片段,一些琐碎的回忆。


向日葵


生日的时候,吴邪收到了一束花。

开得正热烈的一捧向日葵,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季节,放在办公室里哪个位置都醒目。几乎每个同事看到了都会多看两眼,两个熟悉些的年轻姑娘甚至凑近了欣赏,笑呵呵地调侃他:“吴总,哪家妹子这么热情啊?看来我们是没机会喽。”

吴邪只是笑笑,赶她们回去做方案。他家里的事公司里知道的人不多,小姑娘有分寸,玩笑止步于此,对他的生活不会窥探更多。送花人没有留下姓名,她们的猜测很多,但不致伤人。

分居两年,他不知道他和张起灵之间算是什么关系。那束花或多或少给了他一些安慰,至少……比许多真正意义上...

高三期末了基本上处于闭关备考状态,偶尔上线看到600+小爱心被吓到了😂

收到喜欢的太太和好多小可爱的评论,抱歉应该不能一一回复……每一条我都看了,就算只是几个字我也炒鸡感动!

断断续续地在手写《与诺》的其他片段,讲故事经常七零八落有始无终,写的时候总是很怕让大家失望……不过还是会努力让这个故事更加完整。


(划重点)

更新会很慢很慢很慢……


ps 欢迎日我lofter!(然后刚认识我的小可爱们就会发现我的文风变化是有多么跳跃……)

【瓶邪|abo】与诺

*又双叒叕是破镜重圆,只有片段,初衷是想写家庭主夫小哥带孩子。

*架空,非典型性abo,私设多,篇末作解释。

*偷懒拿女儿的名字当题目……想到更合适的会改。

*生子,生子,生子,注意避雷。


与诺


“你爸爸还没有来接你吗?”

小女孩闻言抬起了脑袋,抿着嘴唇没有说话,只是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又低下头去——桌上是一张未完成的画。她艰难地握着削得只剩短短一截的铅笔,又添了几笔,好像很不满意,开始翻找橡皮。

“你在画什么?我看看……是小猫吗?”

小女孩没有回答,专心地找橡皮。找到了,她小心翼翼地把刚刚画的线条擦掉,沿着原先画过的痕迹又描了一遍。这次线...

重温一面,看到很多不足之处也找回很多昔日的心情。
想起这幅画,在年少时候相遇的瓶邪,想起来就让人心动❤
青春真好啊。

岛:

《一面之缘》番外

作者: @半十 


真是令人心动

【维勇】同沦(R)

顶风作案,监狱play。

有点偏黑暗向。ooc注意避雷。

全文走ao3.

提前给 @六洙 的生贺。宝宝你终于可以看NC-17啦。

同沦

那个男人有一头银色的长发。

胜生勇利试图忽略这一点,但很快,他意识到他做不到。

“见鬼的地方。”睡在他下铺的另一名狱警翻了个身,在睡梦中嘟囔了一声。那是池田,一个中年秃顶的老家伙,在这个枯燥繁琐又没什么薪水的岗位上干了二十多年,没有一天停止过抱怨,从白天到夜晚梦中。

胜生无法责备池田用奇怪的梦呓和雷鸣般的鼾声搅扰他的浅眠,他习惯了休息时依然不曾松懈的警觉及其必然伴随的彻夜无眠,此外,他不能否认池田的抱怨——除了陈尸遍野的战场...

【瓶邪】零分前任(下)

流水账烂尾。

(上)戳我


我当即懵在了原地。

他的神情很平静,没有一丝犹豫或是不确信,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个公认的客观事实。我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表情回应——很多年前淡淡地说“我喜欢你”的是他,一年前用同样平稳的语气说“我是来和你告别的”的也是他,现在突然把我叫到他面前告诉我他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吴邪是他男朋友的还是他,而我甚至无法责备一个失了忆的无辜的人。也许我应该愤怒,但我能做的只有苦笑。

“我就是吴邪。”我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里像他那样不带任何情绪,但说出口,就是佯装得太过拙劣的冷淡。

然而像是看不穿,他波澜不惊的平静出现一丝松动,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迷茫——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尽...

【维勇】在早晨

二十分钟极限摸鱼,很短,是糖。

我没出坑!等剧场版的消息!!!

在早晨

圣彼得堡。

你醒来时天已大亮,下意识地往床的另一侧靠——还是温暖的,但没有人。

你迷迷糊糊地睁眼,入目是透过落地窗的大片白色日光。闹了一晚上还很疲惫,若不是卧室良好的采光你可能会一觉睡过中午。

“维克托……”你含糊地念出一个名字,好像只是一种下意识的习惯。你喝醉之后记事情总是不清楚,只记得一群人丢下尤里奥这个未成年去了酒吧,你喝了点酒,不知道是什么种类,反正之后就不可自控地拉着维克托跳舞,大着舌头用蹩脚的俄语说情话,而他一直在对你笑,你看着那笑容醉意上头几乎要意乱情迷。旁边米拉举着手机试图记录你们漫长的拥吻过程...

【瓶邪】零分前任(上)

*架空,狗血文配狗血题目

*实在不会写连载,所以两三发完或者坑掉(不)

*大概是个因为前男友失忆,忘记两个人已经分手了,所以意外复合的故事……

零分前任

我可能是真的喝多了,才鬼使神差地接了那个电话。

没有备注姓名,只是那串数字怎么看怎么熟悉,“138574……”十分顺畅地在舌尖上转了几圈,接通后传来的却是陌生的声音:

“您好,请问您是吴先生吗?”

“是,我姓吴。”我有点头晕,手肘撑在桌上,一边揉太阳穴一边含糊地应着。对面那个年轻的女声似乎说了不少,都被酒桌上的嘈杂盖过去。但那个名字被清晰地提及时,我还是一瞬间清醒了。

“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到。”我猛一起身,抓起从椅子背上滑下去...

1 / 17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