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瓶邪】月光(上)(狼人x猎魔人)

lof里没存的旧文挺多的……陆续搬过来吧。


月光


0.


夜里多云。

谁都没有察觉到落地窗是什么时候开的,一丝凉风从细小的缝隙中拂进来,掠过裸露在被褥之外的皮肤。这一道细细的月光格外明亮,从窗脚沿着地板斜斜地延伸过去,稍一绕道攀上雪白的床单,末端堪堪触及到枕头的边角。

床上的人背对着窗,面容隐匿在黑暗中,睡姿不太好,一动不动。

窗前的人影似乎微微晃荡了一下,就听得夜所庇护的寂静中一声低微又清晰的:“来了多久了?”

神智似乎很清明。

月光投在正对窗墙面上的影子定格了,只要睁眼就能看见,但他只是闭着眼,听悠悠传到耳畔的声音有如方才的那缕清风——

“就一会儿。”...

【维勇维】Young And Beautiful

小黑屋期间摸鱼产物,报社向。

互攻暗示有。

俄罗斯反同背景。

Young And Beautiful

 

 

 

圣彼得堡下雪了。

在这名为“家”的异乡居住多年,其实你早已习惯了它不同于温暖海港小镇的冷湿气候。从厨房的玻璃窗向外看,目之所及依然是一如往日灰蒙蒙的填空,与同这个国家的众多陌生人一般冷硬的灰色建筑。冬天的圣彼得堡与阳光疏远,带着一片有着喧嚣后沉默历史的土地特有的阴沉与空旷,但你爱这份寂寞,数年如一日地爱着它的冷漠与偶尔在深夜流露的温情,纵然这些年的共处足以磨洗尽年少时对另一个人所生长的异国土地的憧憬,你仍是心甘情愿地驻足于它的怀中,感受...

【瓶邪无差】情歌(《遇见》G文)

清理LOFTER的时候手抖删了两篇文 orz 赶紧补上……

之前给松鼠《遇见》的G文。她的lof ID:Fishh,不好意思再艾特一次了(捂脸)……


情歌


不知谁在给吉他调弦,二弦扯着高音突然绷断了,像是划开了令人昏昏欲睡的空气,让吴邪从黏滞的思绪里猛然惊醒。

这是周六清晨六点半的老教学楼,光线慢悠悠地停留在昏暗的教室墙壁上,视线里是角落那台老旧的风琴、零散的桌椅,以及前排马尾女生抱着吉他不知所措的背影。

本就是自愿参加的活动,这个时间也只有寥寥几人前来分享一口粉笔灰浮动的空气。废弃的音乐教室位置偏僻,能听到窗畔隐约的鸟鸣,楼下田径队晨练的口号声由远及近,又消失在...

瓶邪only HE本《一面之缘》预售中

预售地址

微博转发抽奖

帮忙扩散的都是小天使❤

【维勇】You In Me(9)

直到坐上飞往日本的飞机,胜生勇利都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中。

一切都太不真实了,从全身心投入而几乎没有失误的表演,到闪光灯下发亮的奖牌,以及……他闭了闭眼,想起被扑倒在冰场上时那个稍纵即逝的吻——一切都像是梦境,让他不敢相信它们真真切切地发生了。而唯有此刻,当他微微侧头,在夜间机舱里微弱的灯光下看见肩头的银发,他才能感受到那么一丝真实感:维克托枕在他肩上,睡得正熟呢。

他听见高空夜色包裹下低低的呼吸声,让人安心的温度近在咫尺,连银色睫毛的轻微颤动都触手可及,而不是在随时都会破碎的梦里。这种认知让他的心在昏暗中怦动着,每一次的跳动却又那么像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惊扰了身边人的好眠。

前一晚一如过去...

双马尾的冰超——可爱!!!
在40°C的上海街头共同长征过的战♂友情谊坚不可摧😂😂😂

井冰:

今天终——于和 @半十  面基啦!!!!!超开心!自然博物馆也好棒哦!!!虽然下次见得等两年后你高考完,但你要坚信你夫君我会一辈子跟你好的ᕕ(ᐛ)ᕗ!
(可以猜一猜我们的手分别是哪个了) ​​​

【瓶邪】Blue Piano Fantasy

「三季」 系列第二篇

前篇·夏

秋·Blue Piano Fantasy

BGM: BPF1 单曲循环

 

0.

回去的路上他一个人。鞋底从路边厚厚的落叶上蹭过去,细微地,沙沙地响。

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寒意透过毛衣的孔隙一点一点渗进来,他把围巾又紧了紧,回头再看,是空荡荡的广场。

应该是深秋了。

他想了想,转身走了。

 

1.

很多年以后吴邪偶尔也会想起那间老旧的琴房,想起那台牙齿松动的、不知多少年没调过音的钢琴,想起如今琴盖上是不是重新落了灰尘。

只是偶然想起。或许又是偶然路过。“吱呀”一声推开门的...

【维勇】You In Me(8)

*年龄反转梗

*“胜生维克托”梗


中国大奖赛第一晚,北京某餐厅。

“感谢您愿意接受本刊的独家访谈,就当做是与粉丝们的谈天吧,尼基福罗夫先生不必太拘束。”

“叫我维克托就好。”被称作“冰上帝王”的现役传奇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心里想的却是:谁说我愿意接受了?

采访的内容无非是雷打不动的老一套,上一赛季卫冕金牌的感想、新赛季的打算、对其他选手的看法,诸如此类。面前的食物没怎么动,维克托已经感受到一丝无趣,口头上应付着解开了手机锁屏。

[ 好。] 低头看到的是信息界面上简单的回复,他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

勇利还真是不擅长表达自己呢。

坐在对面的女记者敏...

【黑苏/微瓶邪】Lullaby

「三季」 系列第一篇

夏 · Lullaby

0.

这是夏天的尾声了。

登机前穿的还是短袖,而机舱里的空调温度似乎打得有些过低。右手无意识地从左臂上滑下来,掌心仿佛能感受到冰凉表面下血管的收缩,最后停在突出的腕骨。

他想起短暂触碰过的那双手,即使在盛夏也是凉的。或许握着琴弓的时候也是,但他不能够知道。

他闭上眼睛,很快被轰鸣声包裹,一瞬间有些晕眩,身体里像是一场滑坡。

睡意很快把机舱里不知名的背景音乐覆盖过去,朦胧中听到的,像是一支缓慢的摇篮曲。


1.

临行前一天,收到吴邪的短信时苏万还是很惊讶的。

“断巷里那家店,我请客。...

1 / 9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