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只啾,江湖夜雨十年坑。

【维勇|性转】维克托利亚你又把我的Bra藏哪儿了?!

【维勇双性转!注意避雷】

很早就和 @井冰 说要写的梗一直拖到现在……

本来只是个小段子,突然打了鸡血一摸4000+ 23333

如果不踩雷的话大概是个甜饼盒子√

------------------------------------------------------------------------


-维克托利亚你又把我的Bra藏哪儿了?!


注:本篇里Victoria对Yuriko的昵称就是Yuri,

以及Yuriko因为读不好ria的音有时候就省略了,

文中名字均使用中文。

 


1.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呃……”勇利子稍稍动了动胳膊,把肚子上的热水袋换到一个更舒服的位置,“一个很神奇的理论?”

“嗯?”躺在她身边距离她不过一个拳头距离的银发姑娘微微把脸侧过来,似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密密的银色睫毛让勇利子愣了那么零点几秒。

“就是那个……”强忍住摸出手机把这好看得要命的侧脸拍下来的冲动,勇利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说下去,“住在一起的女生生理期会越来越接近什么的……”

“我非常同意。”被窝里传来闷闷的声音,维克托利亚已经把大半张脸都蒙到柔软的布料下面了,“而且不只是这样,以前这种时候我还能上冰做三周跳呢……”

“都是我的错!”勇利子干脆把整张脸都埋了起来,只露出一个乱糟糟的脑袋——谁会想到痛经也能传染啊?“肯能是因为我们……不只是住在一起的关系……所以更严重了……吧。”她在被子底下小声说。

“要是在平时你说这种话我早就扑上去了。”维克多利亚哀怨地看着那一堆蓬乱的黑发,被子的隆起处随即露出一对他所熟悉的棕色眼睛,那眼神仿佛在说:别妄想了,今天你做不到的,维琪。

 

 

2.

在目光触及到那美丽的蓝色眼睛里半真半演的哀怨时,胜生勇利子终于忍不住了。

手机在哪儿来着?对,床头柜!

她猛一翻身,动作随即顿住了。

别妄想了,今天的你也是做不到的。

 

3.

“勇利……”床的另一侧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尽管勇利子的一部分正因这维克托利亚少见的柔弱一面而心疼得颤抖,作为同居多年的女友的另一面则用理智压下了作出回应的条件反射。

“勇利子怎么不理我……”带了一丝委屈的意味——这已经是犯规了!维克托利亚当然知道勇利子最受不住这个。

“不可以,如果回答维克托利亚的话就肯定不能好好休息了。”胜生勇利子闭着眼,把被子又裹紧了些,面无表情地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话真伤人……”维克托利亚不屈不挠地又挪近了些——这下她说话时的气流都能拂过勇利子的刘海了——“勇利,勇利子……”她像念咒语一样一遍又一遍对着那张双目紧闭无动于衷的脸小声呼唤,与她面对面几乎贴在一起的人终于招架不住,睁开了眼睛,义正辞严地说:

“我是不会去泡红糖水的。”

 

4.

“可是你想想,甜甜的、温暖的糖水慢慢流到胃里……这完全值得你离开被窝那么一下下对吧!”

“但这可不是‘离开’,亲爱的维克托,这是‘割开’……但是你说得我也想喝红糖水了。”

“所以快去吧,我亲爱的小猪。”

“要不还是你去吧。小猪会在这里乖乖等你的。”勇利子诚恳地眨巴着眼睛。

“你去嘛。”维克托利亚非常懂得如何用撒娇的语气唤起自己头号粉丝的同情心,眼睁睁看着勇利子露出一个复杂的神情,像是内心经历着剧烈的挣扎:

“不,就算你……还是你去吧……”

 

5.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在床上“你去嘛”“不,你去吧”“去嘛”……懒洋洋地赖了大半个下午,声音越来越轻——一不留神一起睡着了。

 

6.

在被一阵疼痛感打扰了午睡之后胜生勇利子最终还是向糖水的诱惑和自己根深蒂固的迷妹属性屈服了。

“我只泡一杯哦,就一杯!对,绝对、绝对不会给你喝的!”

 

7.

维克托利亚深谙勇利子的“绝对”毫无分量。

其实家里已经没有红糖了。

“所以你就……”维克托利亚坐在床头,对着勇利子一身毛茸茸的粉色睡衣(有些松松垮垮的,显然是穿错了)和她手中两个眼熟的易拉罐露出了孩子般的好奇。

“试试看吧,我热过了。”勇利子小心翼翼地爬上床,挨着自己的女朋友和床头巨大的维克托利亚等身抱枕坐下,然后喝起了那罐已经开了盖的温热饮料。

“Amazing!”身边的人像是一下子恢复了精神,整张床垫都似乎震动了一下。

半分钟后维克托利亚抱着贵宾犬形状的热水袋,心满意足地靠在那个已经让她吃醋很久但此时已经完全不在乎的抱枕上,郑重地对女朋友说:

“每个爱自己和自己的女朋友的女孩都应该试试加热的可乐。”

勇利子只是说:

“亲爱的……就算你就是抱枕上的人,你这样压着她的时候我还是会想打你。”

 

8.

恶魔般的疼痛过去已经是第二天了。

“还是好累……不想洗衣服……”依然不能去冰场的勇利子瘫倒在沙发上,放空地望着正在玄关处换鞋的维克托利亚。

“交给洗衣机就好啦,勇利真的不想和我一起出门吗?没有什么比和女朋友一起逛商场挑衣服更美好的了,想让全世界知道我的勇利有多好看!”

“内衣裤什么的肯定还是要手洗啊……不了,你每次都给我买一大堆……唔记得去超市买点……你知道的,我俩快用完了。”

“遵命,公主陛下。”维克托利亚露出一个心形的微笑。

勇利子慢腾腾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啊,好像被治愈了。

 

9.

“我确实说了要买……但我并没有说……”

胜生勇利子看着面前几大袋各式各样的,嗯,姨妈巾,默默地把下半句“备足一年的份过冬”咽了下去。

“因为有些包装很可爱就顺手拿了嘛!”

“你这是拿空了一整个货架吗……”勇利子用手捂住了眼睛,她真的无法想象自己的女朋友是怎么把装满六个大号塑料袋的五颜六色的姨妈巾堆在收银台上的。

“勇利你看这个,包装是不是很像你上个赛季的表演服?超适合你的是不是!”

“求求你别说了……”勇利子悄悄把遮住眼睛的手指移开一条小缝。

——居然还是420mm的加厚装!

“用这个不就和穿婴儿尿不湿一样了吗!”

“对哦……”维克托利亚露出孩子一般恍然大悟的神情,“那不是超——可爱!”

 

10.

“勇利你试试看嘛!”

“No——”

“那我用了?”

“好……好啊。”

天啊,作为头号粉丝居然有这样奇怪的口味,我要自除粉籍!

——胜生·维克托利亚全球粉丝后援会会长·勇利子抱头痛哭。

 

11.

“维克托利亚你又把我的bla藏哪儿了!”

“是bra、舌头要卷起来哦~”

“不要扯开话题……”勇利子只为自己的发音惭愧了零点一秒,她知道自己可以为了俄式英语和日式英语哪个更奇怪和维克托利亚拌嘴一整晚,虽然事情往往以一个人堵住另一个人的嘴用舌头“手把手”纠正告终——所以她需要迅速把话题转回“正经事”上,“这已经是第五次了!”

“其实是第七次。”维克托利亚小声说,“我知道在你眼里什么材质颜色有没有蕾丝都差不多,但两次你甚至没注意到穿了我的……”

“不可能!”勇利子大惊失色,话题回归正轨正式宣告失败,“我怎么可能穿你的……D……”

“哦那是我16岁的时候穿的,留在第三个抽屉里,算是少女时代的纪念吧,当初还是莉莉娅陪我去买的哦。”

“16岁……”勇利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突然猛一抬头,“就是你青少年组最后一年的时候?!!”

“对啊,怎么……”“啊我居然穿了‘那个’维克托利亚的——啊啊啊——”

维克托利亚觉得对过去的自己吃醋好像有点蠢,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12.

“所以勇利穿衣服是有多随便啊……”

“反正是内衣嘛别人也看不见——我可以把它留下来吗求你了维琪!”(天哪醋味更浓了)

“好吧我的都是你的——可是你穿在外面的衣服也没多讲究啊?”

“是吗?我觉得那些衣服挺合身的啊……”

“先不说那些美津浓了……你为什么不肯穿我挑的那些好看的内衣呢(你以为我费尽心思藏起你那些幼女款是为了什么)?”

“那些……太Eros了啦!我怎么能……明明只有维克托比较合适……”

“从罩杯来说已经不合适了我亲爱的勇利……”

“……”

 

13.

对一个善于装点自己的女孩来说,如果说还有什么比一抽屉各种色号的口红、一柜子用不完的高级护肤品和化妆品、塞满几间房间的衣服鞋子手提包更接近天堂的,那就只能是和挚爱的女朋友一起分享这一切了。

前者维克托利亚很早就拥有了。

后者她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4.

“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勇利一起做头发诶~”

“虽然表现得很开心,但我怎么觉得有点抱怨的意思……”

“我就是在抱怨呀。”维克托利亚侧头去看勇利子,又被美发师掰回来,“但我真的很开心,非常开心,比任何一个即将结婚的女人都要开心。”

她们各自披着巨大的斗篷被固定在椅子上,与镜子中的彼此相视而笑。

 

15.

“我……我好看吗,维克托利亚?”只是这样一个问句已经足够让她脸红到耳根了。

“非常好看哦。”维克托利亚替勇利子理了理婚纱的裙摆,眼神里流转着温柔,“世界上没有谁会比勇利更美了。”

“胡说。”勇利子笑道,“明明你才是最好看的。”

银发笼在梦一般的头纱下,瀑布一样垂落在白皙的肩膀和优美的背部线条,覆在洁白的礼裙上。

“真想剪短头发穿上西装和你结婚啊,我怎么能容忍别的女人掩盖哪怕一丝一毫勇利的光芒呢——就算我自己也不行。”

“不行!”勇利子几乎要从化妆间的凳子上一跃而起,碍于繁复的婚纱才没能成功,“谁也别想剪掉维克托的头发,就算、就算是你自己也不行。”

维克托利亚笑着俯身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那你就承认我的勇利是全世界最好看的,我就发誓不剪。”

“这个也不行,”勇利子也笑了,“我的维克托利亚才是最好看的——这是原则性问题,不能让步。”

 

16.

“尊敬的维克托利亚·尼基福罗娃小姐,你愿意与身边的胜生勇利子小姐一起,今后无论是富裕还是贫穷,无论是……”

“无论你愿不愿意给我热可乐,宝贝。”维克托利亚打断了证婚人,注视着面前一身纯白的勇利子,目光里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哇,还能更肉麻点吗?那……无论你愿不愿意留下我的衣柜,小甜心。”

“我恐怕是不会的——无论你能不能扔掉那个可怕的抱枕,我的小太阳。”

“当然不能——无论你能不能给我那个你的绝版手办——我会找到它的,我的小姜饼。”

“你做不到的——无论你会不会接受我给你买的泳衣,我的小傻瓜。”

“那太可怕了——无论你会不会放弃过度消费的爱好,我的小混球。”

“这个很难——无论你可不可以该死的对自己多点自信,我的小蠢货!”

“无论你可不可以学会好好照顾自己,我的小白痴!”

“无论你能不能放弃你会耽误我的事业所以你应该趁早退出这种蠢想法我的小智障!”

“无论你能不能不再发生我一天不在就把一切搞得一团乱这样的事好像我不在你就活不下去了一样让我担心得要命我的大笨蛋!”

四周安静了下来。许久她才看到对面的人缓缓开口:

“无论你……知不知道我远比你想象得更需要你,更依赖你,更离不开你,更珍惜你,更迷恋你……我比你想象的更爱你,我的勇利。”

“……”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维克托利亚笑得灿烂,眼睛里却有水光。

“不!我有话要说……很重要的话。”

勇利子吸了吸鼻子。

“我愿意。”

“还有,我爱你。”

 

17.

被遗忘多时的证婚人终于可以说话了:

“现在,新娘可以亲吻新娘了!”

 

 

end

 

 


评论(14)
热度(239)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