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瓶邪】一面之缘 19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能接触的时间不知不觉就少了。

张起灵的晚归变得频繁,短暂的相处被置入睡意昏沉时放轻的脚步与房间一隅夜灯暗淡的光;而吴邪一如往常地早起,身边的人往往还在被单下背对着他平稳地呼吸,他稍稍倾身就能看见那侧脸上淡淡的疲惫。他取消了闹钟——生物钟一旦形成,近六点的时候也能自然醒,给客人端上早餐的时候下意识地看向玻璃门外似乎也成了一种习惯,但已经有一阵子没看见晨跑的人经过了。

要说没有一点不安也是不可能的,不知是对对方还是对自己。

吴邪了解张起灵,心里猜了个大概,牵涉到更多更深的方面却又不敢笃定。

或许已不再是患得患失怕自作多情,而是那个人不曾说的,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或许早已超出他的觉察。当初的犹豫和忧虑、甚至片刻的动摇,像是一种愧怍的隐痛,痛在每一次指尖轻柔的触碰,提醒他这稀松平常的相处如何小心翼翼而分秒不舍,又可以潜藏多少残忍。偶尔他在黑夜里醒来,迷蒙中感受到一种比夜色更轻的、不眠的注视,他试图相信那是在梦中,可一切又真实得清醒。那一刻他会听见那平静海面下深处翻涌的暗流,来自沉默者胸中阳光触碰不到的深海,传到水面却只有无声的喃喃:意识到张起灵几次在深夜里长久地注视他时,他开始恐惧。

为什么畏惧深情?或许终究是怕自己,受不起。

忙碌中偶尔坐下来细细一算,回来——可以用这个措辞吧——马上满六个月了。随后意识到另一个日期,同样是近了。

欲言又止很多次。他还是没说。

好像就缺那么一点他该给的坚定的、不可动摇的东西。

 

“吴老板我走啦。”

“嗯。”

“老板你这反应怎么跟我家教老师一样,我说他是不是失恋了他也不回,安静两秒就说我哪道题做错了……靠绝逼是失恋了——吴老板你不是没谈过恋爱吗?”

“谁跟你说我没谈——”吴邪心思还在别处,顺口就说了出来,说到一半就顿住了。

——他是这么定义的吗?他们的关系。

黎簇夸张地惊呼一声,也不急着回家了,发出一连串提问,他却没有听清。

——不是,不一样。

他想起他的初恋。一个沉默的、独来独往的年轻人,在人群之中不可抗拒地吸引着他,让那颗年轻的心在跳动中隐隐作痛。每靠近对方、哪怕只是一小步都让他快乐,每一步都踏在崭新的土地,他越发肆无忌惮,越发不知餍足,也越发渴求,渴求更多,渴求无尽的前方与未来。

而他重新遇见的是一位故人。他不再索取,不愿回头看,也不敢向前看,他们有的只是现在,要的也只是现在。生命不曾滚烫地生长为一体,只是在一座屋檐下彼此紧挨共享呼吸而界限分明。短暂地忘却过多想法的时候,他知道他在,心中只是安定。

“就觉得好像已经一起过了很久,这样的日子。”

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那个措辞,或许真的没有错。

独自踏出家门时急于寻找又迷茫不定的,他现在明白了。

不再是一个往昔的符号,不是活在回忆里用美好与伤痛堆叠起来的初恋,他只是张起灵,是归处:

千万个晨昏,推开一扇敞开的门,永远都是“回来”。

 

 

“吴老板你怎么跟丢了魂似的,不是失恋……那一定是吵架了!女孩子嘛,哄哄就好了。”

“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吴邪回过神,笑了。

“我这是没吃过猪肉,见过的猪已经绕地球跑三圈了——诶吴老板你女朋友什么样啊?漂不漂亮?我给你支支招呗。”

吴邪停顿了一下,忍住笑说:“漂亮。”又补上一句:“不过不劳你操心,我俩感情一点问题没有。”

“完了别说下去,我嗅到了狗粮的味道……昨天刚被老师喂了几吨,我是真吃不下去了!这人平时除了讲语法解释题目就不肯多说一句废话,只有昨天提到他女朋友,千载难逢的居然理了我一回……”

“语法,教英语?”

“是啊。以前都是上大课,没想到最近同意一对一家教了……冷气之下一个人吃狗粮简直煎熬。”

吴邪沉默了一会儿:“他怎么说他女朋友的?”

黎簇挑了挑眉:“吴老板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嘛?我问他长得怎么样,还不是跟你一个反应呗,直截了当的‘漂亮’。我再问就是‘厨艺好’‘体贴’……要命的是他最后扔给我一首莎士比亚的诗,然后我第一次看见他笑了。具体内容不记得了……我英语是不好但他当我这么明显的狗粮看不懂吗!不就是什么‘我能把你比作夏天吗’,肉麻得要死……”

黎簇说得越发义愤填膺,没有留意到坐在柜台后面的人没有再说话。

 

当初那本嫌无趣没看完的书,忘了太多俗套的情节,时隔多年,却断断续续想起些零星的句子。书中胡乱引用的莎士比亚,竟一提起就能清晰重现。

也许只是因为它来自仅有的那一本,两个人坐在宿舍硌人的床板上一起看的书。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吴邪想象那个人缓缓地读出诗句时的声音,一时间胸口像是有什么堵住了。过了很久又笑了。

确实太肉麻。


 

原来他也会这样幼稚,把那些不能轻易出口的话说给一个无关的人听。

隐秘地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只是我爱你,你不知道。

一如当年。


评论(4)
热度(15)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