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瓶邪】一面之缘 20 (完结)

天暗下去了。
公交在城乡交界处的晦暗小街上行驶,窗外的天色像是要下雨。

 

似曾相识的场景,但一切都不同了。

 

今天辅导的学生来电话说家里有事,课程取消。张起灵正好给自己放个假,也不必在深夜从城市另一头赶回来,打扰吴邪本就不充裕的睡眠。

算起来这几天和吴邪说的话竟然没超过十句。不是没有过停止的想法,只是会想起吴山居唯一一个上锁的抽屉、不能够翻动的账本。

想让他稍微轻松点。

这不是长久之计,但他短时间内想不到更好的做法。

曾经面对现实的压力,来自家庭,来自未卜的前路。

——如果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没有人知道终点。

过去不知道,现在亦是。

 

钥匙插进锁孔,开门声轻得像是融入暗沉的天色。尽可能无声地换鞋,脚步也放得轻缓。可能已经形成一种习惯。

这个时间吴邪还在店里,大概要八点左右才会回来。张起灵没有太多别的事可做,长期积累下来的困倦就浮上来,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索性躺了下来。

再睁开眼时时针竟已过了“9”,客厅里一片浓重的夜色——没有灯光。

没有人回来。

他坐起来,与黑夜对视良久才摸出手机,点开微信消息栏顶端的名字,指尖在发送框上方停留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按下去。

上一条对话记录是一周前。

 

九点半,他听到开门声。

玄关灯最先亮了,吴邪提着两个塑料袋进来,低头换鞋,抬头撞上目光的同时他们在彼此眼中看到惊讶。

“怎么今天这么早?”吴邪脱口而出,似乎很快意识到语气不对,一时露出窘迫的样子。

“我也以为你会更晚回来。”张起灵平静地说,同时着看清其中一个塑料袋上的印刷的图案,以及内容物清晰的轮廓。

“只是下雨……路上耽误了一会儿。”吴邪把袋子放在桌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里面的立方体状的大纸盒拿了出来。

张起灵于是明白了缘由:“怎么还记得?”如果不是眼前这一出,一个人独居时可能完全不会想起这个日期,或是像过去的十年一样,同事们偶然提起时才想起来,已经是两三个月过去。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还记得,就……也不夸我记性好?”吴邪笑了。

像是一阵细雨,来得恰是时候,而或许谁干涸了很久很久,突然就有了期待。

 

他们关了灯。点上蜡烛。

窗外是夜雨。对面的人眼睛里落入亮光。

“三十岁了啊,老男人。”吴邪的脸被火光照亮,笑容温暖得不真实,“吹蜡烛?”

没有人说话,火光持续着,过了很久才“噗”的一声熄灭了。

张起灵听到黑夜里低语一般的:“生日快乐。”

“许的什么愿?做人不要太贪心啊,花那么长时间,是有多少愿望?不过没事,看我给你一一实现过来……”

“没有很多,只有一个。”黑暗中他们仿佛把彼此看得更清。

三十岁,或许不能算是立了什么业,但说出这句话的一刻他清楚地意识到,他确实找到了一个家。

“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吴邪愣住了。

张起灵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吴邪慢慢地起身,走向门边——只是去开灯。

“张起灵你他妈的混蛋!”整个房间亮起来,他一回身,突然骂道。

这下轮到另一个人愣住了。

“老子纠结那么久终于准备今天要说的话……妈的居然还是被你抢了先!”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张起灵坐在椅子上低下了头,肩膀颤抖——

笑了。

吴邪第一次见张起灵笑到这种程度,惊讶了零点一秒,很快变成一副生气到极点的样子:“妈的你不许笑!你……”话没说完,他突然看了一眼旁边的塑料袋,安静了。

张起灵抬起头,只见吴邪飞快地从袋子里拿出了什么——买蛋糕时顺手捎的一袋吐司面包——他飞快地拆下扎着袋口的金色金属丝,拉直,又专注地把它弯折成一个圆环。

意识到他在做什么,张起灵一时语塞,就听见混合着懊恼与自豪的语调:

“这次不会再让你抢先了。”

 

“单膝跪地会不会有点土?”吴邪走到他面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金色圆环,又看了看他

“怎么样都好。”张起灵说着,却站了起来,与他平视。

吴邪郑重地握着他的右手,将“戒指”套上指尖。

“小了。”

“……”

“都跟你说了这次事发突然来不及准备,你等着下回我给你补,补一对!”

“不用了。”张起灵调整了一下指尖的圆环,把它推过第二个指节,然后戴着他捧上面前人的脸。他抵着吴邪的额头说:

“这一个已经够了。”

 

 

 

尾声:

“你是不是没吃晚饭?”

“嗯。”

“好巧啊我也是。”

……

“我下面给你吃吧?”

“……嗯。”

 

“生日的时候吃的是长寿面,不能咬断,寓意寿命长、福运长。”

愿与你共度的岁月长。

 

他在热气腾腾的面碗前想起那个相似的雨夜。

 

最初不过,一面之缘。



全文完

评论(9)
热度(37)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