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瓶邪 | YOI维勇维

「一座山会爱上一条清溪
欲望很窄、跌宕
而爱越来越宽阔」

【维勇】You In Me(7)

*年龄反转梗

*“胜生维克托”梗




“我一定又搞砸了。”

没有戴眼镜,以致眼前模糊地只有冰场的一片白与上方观众席堆叠的色彩,只能隐约辨认出几面他无法认错的红白国旗,此时正被剧烈地摇动着。胜生勇利大口地喘着气,几乎要被充斥着整个场馆的掌声与欢呼震聋,可心里却只有一个声音,反反复复,让他缓不过气来。

上一次身处类似的情景是在什么时候?独自站在冰场中央,心沉到谷底,来自四面八方的每一个眼神都像是千斤重负。一瞬间他仿佛回到近一年前,似曾相识的恐惧感凿过时间将胸腔贯穿。他勉强支撑着自己滑向场边,捡拾抛在冰面上的礼物时,重心不稳几乎就要摔倒——

刚刚最后那个后外点冰四周跳,他的手触地了吧?之前的勾手三周跳着冰也不干净……他的大脑依然一片混乱,记忆像是拼凑不起来的碎片,而每一个失误都是其中锋利的玻璃渣,一旦想起便是一阵尖锐的刺痛。

目光掠过场边一抹银色,他稍稍回过神来——维克托也在吗?是错觉吧,他还远在圣彼得堡准备自己的比赛,但如果他看到了这场比赛一定会失望吧——不敢回头细看,勇利径直滑向切雷斯蒂诺,心思却仍停留在刚才的失误上。

“勇利,你表现得非常好。”他的教练始终擅长安慰他,勇利想着,努力露出一个微笑:“谢谢,切雷斯蒂诺。”“我是说真的。”教练显然看出了他的想法,笑道。他对勇利的缺乏自信再清楚不过,面对真诚的赞美,这个敏感的大男孩有时反而会陷入自我怀疑,但这次他或许将收获一次惊喜。

勇利脱下冰鞋,病怏怏地坐在等分区的长凳上,在场馆扩音器混沌的人声里匆忙戴上眼镜,抬头的瞬间他愣住了——

103.72分,把他的SP最佳成绩向上刷新了近二十分。

“可是这怎么会……”他喃喃自语,依然是一副惊讶的神情。

“好了,现在相信你的教练没有说谎了吧。”切雷斯蒂诺脸上是遮掩不了的笑意,“比起惊讶,现在似乎还有更值得你做的事——我可是看到有个人从节目开始,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你呢。”

勇利顺着教练的视线望过去,然后微微睁大了眼睛——

没有看错。

隔着二十来米的距离,那个人显然也在看着他,对上他的目光,突然向他招起手来,远远地,笑得像是那个他所熟悉的孩子。

好像他们之间,从来就不存在时间的距离。

 

 

 

马卡钦全球粉丝团团长:

握草我看到了什么?!!

 

Bingo冰狗:

蛤?

 

马卡钦全球粉丝团团长:

抱歉一时激动忘记放图了[维克托挥手.jpg]

 

仙女维的小发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失血过多.jpg]

 

还等什么快上船:

这这这……这真的是那个维克托?!!我一直以为他很高冷的啊……可是这个样子也好可爱!感觉要转粉……

 

维皇的冰刀:

先让我炸一会儿……维皇这么幸福的表情到底是看见了什么啊!我刚看完直播,镜头根本没拍到他那边啊!

 

糖炒半十:

妈妈这个人是天使吗?!![大哭.jpg]

 

冻成井冰:

能让他露出这种表情的一定是天使![抱住一起大哭.jpg]

以及回上面那位朋友,维皇还真不算高冷的,粉丝福利就他最足了,去年我去看现场挤在粉丝堆里还get到一个wink……(妈呀心脏都要跳没了)不过他就是给人那种遥不可及的完美神明的感觉,粉了他这么多年这样单纯的开心还是第一次见……他好像在发光!

 

马卡钦全球粉丝团团长:

图是SNS上盗来的,据说是今天短节目之后有粉在现场拍到的,也不知道当时情况。有没有北京的小伙伴今天去看了QAQ

 

阿尔法氨基戊二酸:

之前看赛程表维皇不是不来中国站吗?

 

眼中诡异的光:

他来了的,据说是为了陪师弟(虽然个人觉得他完全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皮罗什基基基:

确实来了,前几天还更了SNS[截图](看我们家炸毛的小猫)

 

阿尔法氨基戊二酸:

Flying to Beijing?他后面艾特的那个人是谁?

 

又黑掉了:

SNS上已经扒出来了,是日本选手胜生勇利(和俄罗斯的Yuri的名字放在一起好微妙啊233333)

他也参加了这次中国大奖赛,不过我没看到直播,有谁看了吗?我点进去的时候小季刚好上场。

 

煎饼果子:

我看了!胜生滑得超——级——好——QWQQQQQ 感觉光虹排在他后面表现得很紧张,不过也刷了个人最佳啦~我很惊讶去年的all miss之前都没怎么听过胜生勇利这个名字,他和维克托是怎么认识的啊……

 

冻成井冰:

勇利在日本还是很有名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到国际比赛就爆炸……

 

第一千零一块金牌:

话说我们不是在说维皇的吗?怎么歪楼歪到胜生那里去了……

维皇到底是在向谁招手啊好在意!

 

名字还没想好:

哈哈哈哈女友粉的危机出现了!

 

维皇的冰刀:

管他是谁呢维皇这个笑我可以舔一整年prprprprpr没去现场后悔死了……

 

冰糖雪梨汤1993:

各位你们没有歪楼!看这个![SNS截图]

 

维皇的冰刀:

???!!!靠真的假的

 

马卡钦全球粉丝团团长:

看完这一句“Amazing”一瞬间我以为我不认识英文……

他最后说的这个“Yuri”是……哪……一……个……啊……

 

Flag高高飘扬:

想太多了吧,应该是俄罗斯的Yuri,毕竟他和那个胜生怎么会认识。

 

嘿我捡到一个脑洞:

但他之前还艾特他了,可能是去年比赛认识的?

等等维皇这个招手不会就是冲着胜生勇利吧。

 

鱼香Rose:

楼上脑洞真大

 

小心脏准备起飞:

我觉得有可能啊!我刚刚看了胜生这次的节目,一秒转粉!

不管是不是他能有人让维皇这么开心真好www

 

好人大大今天也在更新:

各位你们知道SNS上有个话题叫#Victuuri 吗……

注意不是#Victuri

 

第一千零一块金牌: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这么一说有点萌!

 

仙女维的小发带:

这个CP我站了!不管谁能让我维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就……我就……[哇的一声就哭了.jpg]

 

没有冰吸我会死的:

#维勇#话题刷起来!

 

Flag高高飘扬:

停下你们的CP脑吧,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维克托是对胜生招手。这种拉郎配也亏你们想得出来了。

 

 

等勇利摆脱一群记者回到酒店,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他冲了个澡,疲惫地躺到床上,这才有勇气摸到手机打开已经两天没碰的社交软件(“如果在赛前看到朋友们期待和祝福的话反而会更紧张的吧”),心想或许披集已经被他晾了几天了。

“诶——”

切雷斯蒂诺一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学生拿着手机惊讶得差点从床上摔下来的情景。

“维……维克托他居然……”勇利捂住了脸,他没想到那触目惊心的四位数消息提醒都指向他小号唯一的“特别关注”——这种被偶像点名的感觉!要死了!

“你不是和维克托一起长大的吗,怎么这么惊讶?”他的教练笑着说。

“这……这不一样。”勇利小声道,却又说不上作为仰望对象的维克托和他所熟识的维克托到底有什么区别。

手机提示音响得恰是时候。

 

维克托:

今天的表演真的太棒了!!!只是我那么兴奋地打招呼,勇利的反应却有些冷淡让我有点受伤(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害羞吗~),而且马上就被记者围住了我都没机会找你说话……

雅科夫说晚上还有采访好烦啊!

 

维克托:

明天自由滑结束方便出来一起吃个饭吗?

 

维克托:

我想你啦~

 

勇利脸一红,扑进了枕头里。

 

 

切雷斯蒂诺看到他的反应后已经猜了个大概:

“那个,我今晚要不要回避一下,把房间留给你们?”


TBC


感谢友情客串 @井冰 

评论(2)
热度(25)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