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只啾,江湖夜雨十年坑。

【瓶邪】高中生(2)(3)

前篇:(1)


2. 男生校园娱乐纪实

3. 这到底算不算表白成功?


2.

“他们这是有多幼稚?”

云彩在教室门口看着走廊里抱成一团的男生哭笑不得。

“男生嘛……都是这样的。”秀秀递过一包拆开的薯片,“从小到大你还没习惯吗——吃嘛不会胖的!”

“可你们班男生就不这样啊。”

“你确定?”秀秀挑起了眉,“我知道你喜欢张……那谁,但那不代表全班都他那样,真的。没有人能阻止智商永远落后两年的直男们搞基。”

秀秀背后的教室里突然传出一声大吼:

“干死胖子他丫的!”

“那不是你们班吴……”云彩没好意思说下去,“我一直以为他是个……”

“清新脱俗温文尔雅阳光活泼积极向上的学霸?不存在的。”

紧接着便是接连几声惨叫:

“王萌萌你这是想压死胖爷啊——我靠白蛇你不是吧!坎肩、坎肩别啊!嗷——”

“这是……怎么了……”云彩努力维持人设地瑟瑟发抖,目光已经朝门那边飘了很久。

“你如果想看层层叠叠的人肉座椅的话就直接进门吧,二班欢迎你见证学校椅子质量有多好。”

于是两位女生把头探过门框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胖子坐在后门边的课椅上,被压在最下面,大腿上倒着龇牙咧嘴的王盟,王盟上面是白蛇,白蛇腿上勉强坐着坎肩。周围的书横七竖八倒了一片。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云彩小声背课文。

“老痒!”胖子又开始撕心裂肺地大喊,“你不再是哀家疼爱的痒儿了!啊——皇上!放过老臣吧!臣当年在食堂为您披荆斩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他浮夸地喊着,被压得别不过脑袋,只能朝坐在对面桌子上的吴邪伸出一只尔康手,后者已经笑得快从桌面上翻下来:“爱卿莫方,朕这就赏你!”

吴邪说着从桌子上跳下来,学着解雨臣元旦文艺晚会表演的步子“优雅”地走过来——在老痒的腿上坐下了。

胖子、王盟、白蛇同时惨叫。

班长阿宁用关爱智障的眼神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又埋头继续刷数竞了。

胖子作垂死挣扎状,用虚弱的声音朝另一个方向道:“张贵妃……娘娘……您劝皇上开开恩呐……”

教室另一头的张起灵把手里的草稿纸翻了个面,头也没抬一下。

“他会理他们就怪了,”秀秀吃完了薯片,“毕竟大张哥象征着我们班最后的节操”

然后是吴邪拍大腿的声音:

“爱妃,来,到朕怀里坐。”

“得了吧老张不会理你的。”

在众人的一片笑声中,张起灵放下了笔,拿着试卷走过来,又在一片哑然中面不改色地坐在了吴邪大腿上。

除了吴邪一脸得意、张起灵一脸平静地继续审题,其他人都开始惨叫。

秀秀捂脸:“对不起云彩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3.

吴邪喝高了。

这是张起灵推开KTV房门时想到的第一件事。

会很麻烦。

这是第二件。

五分钟后他证明自己是对的,因为吴邪把他拖到了沙发的角落并挂在他身上死不撒手。

“吴邪——”他刚开口就被胖子一声震耳欲聋的“考试什么的都去死吧”给盖了过去。

学考结束违反校规翻墙出学校唱K也就算了还喝啤酒喝到烂醉……张起灵意识到自己上完晚自习跟着违纪翻出来找人也许是正确的选择。

吴邪显然已经丧失全部行动力了——他上身脱得只剩领口大敞的衬衫,大半个身体的重量连带蒸腾的酒气和热意一同压在张起灵胸口,两条裸露的手臂环着他的脖子还有越勒越紧的趋势。好在灯光暗,所有人都喝多了在狂欢,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里泥一样瘫成一片黏在一起的两个人。

张起灵拍了拍吴邪近在咫尺的脸,烫的。吴邪终于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双手仍搭在张起灵颈侧,拇指微微磨蹭着,像是在思考什么。

“吴邪……”张起灵轻轻握上他的手,试图让他松开,“我带你回——”

“你说!”醉鬼突然大喝一声,又瞬间失了气力一般倾身俯下来,下巴搁在张起灵肩膀上,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什么,酒意浓重的热气一阵阵洒在颈部皮肤上。

张起灵费了好些劲才把这个难缠的醉鬼抱稳,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醒醒,回去了。”

胖子似乎是刚嚎完一曲,房间里短暂地安静了一会儿,张起灵这才听清了吴邪小声喃喃的是什么:“你说啊……”他歪了歪头,仰着脸看张起灵,眼神却是迷茫的,后者不得不扶着他的肩膀,略微低头,在昏暗的灯光下打量那张通红的脸。

“你倒是说啊……你是不是我媳妇儿,嗯?是不是?”吴邪的嘴唇贴在他耳畔,说着突然低下头笑起来,手上松了劲,下半身便从沙发上滑下去。张起灵捞住他,他便乖乖地把脸埋到张起灵怀里,含含糊糊地继续说。

这下张起灵听得很清楚:

“可是他们都是开玩笑的……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我知道的……”

张起灵的身体僵住了,不只因为这句话。

一只微微发烫的手从校服外套的下摆伸进来,隔着薄薄的短袖校服胡乱地摸索他的后背,一节一节缓缓向上抚摸脊骨。

“你好瘦啊……”声音越来越轻,房间另一头又吵闹起来,可张起灵还是听见吴邪趴在他胸口闷闷地说:

“我才不告诉他们其实我真的喜欢你呢……”

“吴邪……”

“我就告诉你一个人好不好……”醉鬼像是快睡着了,还试图在一个和自己身高相仿的人怀里蜷缩起来,“你可千万……千万别让那个挨千刀的闷油瓶知道……嗝。”

——他知道了我们之间就连玩笑也不能开了。

张起灵耐心地把埋在胸口的脑袋上已经乱糟糟的头发抚平,小声说:“我不会告诉他的。”

吴邪又嘀咕了一句什么,安静地不动了。张起灵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被压着的大腿有些发麻,才小心翼翼地把吴邪扶起来:

“还能站吗?”

吴邪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我背你回去。”

如果刚才也这么乖就好了——张起灵蹲下身,想到。后背上被触碰过的地方似乎还在微微发烫,身后的人顺从地趴了上去。

其他人没有留意到房间门打开又关上了。

 

深秋夜晚的风很凉,张起灵感觉到背上轻微的颤抖。他把人背到公交车站,在长椅上安置好,眼见吴邪迷迷糊糊又要往一边倒下去,匆匆脱下校服外套给人披上,随后紧挨着坐下来,正好让对方靠着。

“你冷不冷?”

一瞬间他以为吴邪已经清醒了,但他说了一句“没事”,并没有下文。夜风把他一侧的手臂吹得冰凉,吴邪挨着的一侧却依然温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做。

回到校门口已近零点,不方便再翻墙,只能在门卫处做了出入记录,受了保安大伯一顿教训才回到寝室。

这个时间点不供应热水,张起灵用冷水给吴邪擦脸的时候,毛巾下吴邪的眉毛都皱起来了,但人还是没有醒。他帮吴邪脱了衬衣,艰难地把人塞进被子里,才发觉那件校服外套本来就是吴邪的,尺码旁边标了学号,是他出寝室时随手拿错了。

明明只是很小的事——

心中一动。

也许是眼前安安静静睡着的人和平时太不一样了,张起灵蹲下身,拨开吴邪额前凌乱的头发在眉心轻轻吻了一下。

随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爬上上铺去睡了。

他不知道下铺的人睁开眼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最终在被子底下蜷缩成一团。

——他当然不会知道。

——他只知道他也喜欢你。

 

第二天。

“抱歉小哥昨晚麻烦你了!”

“没事。”

“我喝多了就瞎折腾,没说啥傻话吓着你吧……哈哈……”

“没有。”

“对了你怎么带我进来的,门卫大伯那里你也混得过?”

“没有,留了记录。”

“你写名字了?!那完了!陈皮肯定又要找我喝茶了……”

“没事。”

“嗯?”

“写的胖子和解子扬。”

“卧槽老张你也学坏了!”

 

有些事谁都没有再提起。

就像年少时不真实的梦境。



TBC


于是两个人都是:

我知道我喜欢你也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以为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评论(7)
热度(66)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