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瓶邪 | YOI维勇维

「一座山会爱上一条清溪
欲望很窄、跌宕
而爱越来越宽阔」

【维勇维】九州之雪(上)

*在去唐津的火车上发呆的产物,太久没写了缺乏手感,写了一段还没到正题……

*ooc日常小甜饼

*不涉及直接性描写,但我也说不清这篇里谁在上谁在下就索性标互攻tag了。

九州之雪

飞机预备降落时云层很厚,维克托原先枕着勇利的肩,却在颠簸中慢慢地滑下去,脸颊几乎要触到大腿上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便见勇利微微低头俯视着他。

“勇利体力可真好啊……这时候还不累。”他不愿改变姿势,只侧过脸往勇利怀里又偎了偎,才佯作不满地噘着嘴说。

“维克托才是柔韧性真好呢。”勇利拨弄着维克托被压得乱糟糟的银发,一本正经道,“这个姿势才是最吃力的吧。”

年近三十的俄罗斯男人像个孩子一样笑了出来,抬手捧上勇利的脸,试图让他俯下身与自己接吻,失败了。但他享受于从这个视角自下而上地注视自己的未婚夫,又尝试了几次,待本就有些酸痛的腰实在被座椅间的扶手硌得不适了才作罢。

“快起来,旁边别人看着呢。”勇利的脸有些红了,眼底却是难以掩饰笑意。维克托这才撑起上半身,在勇利脸上飞快地啄了一下,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假装无辜地坐正了。

“你真是……”勇利凑过身去像是要报复回来,被机舱内的播报打断了:“飞机开始降落,请旅客们系好安全带……”一位空姐正好揭开了头等舱的帘子,勇利只能飞快地缩回座位上,做贼心虚地匆匆系上安全带,再侧头时维克托仍然在舷窗前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

“看什么啊……”说着却替人动了手,侧着身子帮他不让人省心的教练扣上安全带。清脆的“啪”一声响,耳垂也猝不及防地被咬了一口。勇利的脸一下子又涨得通红,腾地缩回靠走廊的一侧。

“就算过了这么久勇利还是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啊。”

“维克托才是,那时候至少还是在家里,不要在公共场合动不动就……昨天一整天还没折腾够吗……”说着声音轻了下去,“你这样我会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教练又倾过身去朝学生耳边吹气,被不怎么用力地推开了。

勇利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突然回头笑了笑:“到了家,晚上再告诉你。”

“Wow,最喜欢勇利这样了。”

虽然这种时候一般都会被折腾得累到晕厥就是了。

 

冬奥会结束时平昌正下大雪,飞机耽误了整整一天,两人也变在机场酒店里黏糊了整整一天。登机的时候维克托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快被榨干,一上飞机就挨在勇利的肩头睡着了。勇利倒是一如既往地体能充沛,但也同样期待着回到温暖的家乡好好泡个温泉,作为两块奖牌背后无数辛劳的犒赏。

而一出机舱就是一片寒风迎面而来。

“九州也……下雪了?”在机场大厅里拖着行李慢慢地走,落地玻璃外是满眼的白色,以及仍在缓缓飘落的雪花,勇利的语气里似乎是有不可思议。

“九州很少下雪吗?”

“是啊,我从小时候起,到去底特律,几乎就没有在长谷津看到过雪。仅有的一次是……前年维克托第一次来的时候吧。”勇利说着停了下来,望着窗外的雪,像是在自言自语,“那时候我总觉得是维克托带来了北方的雪……”

“照这么说以后长谷津得年年下雪了。”维克托笑着捏了捏未婚夫的脸,被勇利抬手捏了回去。察觉到余光里同一航班的旅客好奇的目光,两人才各自收了手拉上行李箱跟上人流。这次两人都没有戴墨镜和口罩,要是被偷拍到了这两天在SNS上又该被粉丝的@刷屏了吧。

到家还有好一段路呢,现在还不能着急。

TBC

评论(1)
热度(31)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