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瓶邪 | YOI维勇维

「一座山会爱上一条清溪
欲望很窄、跌宕
而爱越来越宽阔」

【维勇维】九州之雪(下)

继续清水无差日常。

跑题跑了十万八千里……写不动了。

本来真的是想写文艺小清新,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娱乐向小甜饼了……

(上)

出了福冈机场的大门,雪后的寒意便扑面而来。勇利摘下口罩好奇地环顾了一圈,道路上早已除雪完毕,但绿化带与建筑物上的厚实积雪仍保留得完好。虽说雪不是什么新奇事物,但每次回家必经的福冈这般模样还是第一次见。机场服务人员前来帮忙搬动行李,似乎是认出了他,惊讶地发出一声低呼。勇利连忙戴好口罩,一开口竟和这位年轻的小姐同时道了歉。一旁的教练见他这慌慌张张的样子不由微笑,摘了墨镜也同这位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惹得她也红了脸,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了几个来回,才赶忙帮着把两人的行李搬上出租车。

“现在还觉得自己随处可见吗,勇利?”

两人坐上出租车,维克托熟练地用日语报上目的地,回头朝后座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青年笑道。勇利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大半张脸都埋在口罩下,闷闷地说:“只是恰好被认出来了而已,是维克托太惹眼了吧……”

不想一路沉默的司机师傅突然开口:“是胜生君吧,我认得你哦。”

“……诶?”

本以为日本的司机师傅们大都上了年纪,大多不会关注花样滑冰,这位两鬓斑白的老人却温和地笑着:“就算你这个样子我也不会认错的,冬奥会上表现得很棒呀胜生君,你可是日本的骄傲啊。”

“骄傲什么的……果然还是太……”

维克托从后视镜里看见后座的勇利不好意思得几乎要把自己缩起来,便对着镜子朝他眨了眨眼。

“不要嘲笑我啊维克托……”

“我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坐副驾驶呢,不然就可以在后面抱抱这么可爱的勇利了。”

这两句用的是俄语。司机师傅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什么祖国的骄傲会因为教练的一句话而面红耳赤地说不出话了。

 

在博多站下了出租车,坐特急列车至佐贺,再换乘开往长谷津的地方火车。这个路线两人都已十分熟悉——无论如何都不会忘的回家的路。

到佐贺站正是午后,人流依然拥挤。维克托向来走到哪儿都无法低调,仍是被勇利逼着戴了顶鸭舌帽来掩盖那一头过于醒目的银发。勉强在站台上找到了座位来分享便利店里热好的便当,还是堵不住素来对食物高要求的俄罗斯人的嘴。维克托一边吃着并不酥脆的炸鸡块,一边念叨宽子做的猪排饭,满脸的委屈几乎要让勇利真的为亏待了教练而歉疚起来。他竭力说服自己眼前的并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而是那个又黏人又爱撒娇又难伺候的麻烦鬼维克托,这么一来就好受多了。他隔着帽子戳了戳维克托的发旋:“马上就到家啦,回家就能吃猪排饭了,乖。”

大奖赛五连霸则充分地发挥了他高超的演技,前一秒还是一副“没电了要勇利亲亲抱抱举高高用爱发电”的神情,下一秒却笑着露出标志的爱心嘴:“比起猪排饭更想吃‘猪排饭’哦。”

“嘴角还有米饭哦维克托……”胜生选手选择无视自家教练的耍流氓行为。

“不帮忙吃掉吗勇利?”说着还凑了上来。

“不。”勇利毫不犹豫地转过头。

“勇利盐起来还真是无情啊……”维克托自己用指尖抹掉了嘴角的米粒,对着缓缓驶入车站的列车喃喃道。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词啊……”

“勇利的粉丝们那边呀,我还用几个小号加了好几个勇利的粉丝群呢……放心啦他们认不出我的。”

拖着行李的胜生勇利闻言差点在站台上摔一跤。

十分钟后胜生选手成功地混入了自己的粉丝群翻看着列表里的ID,几乎羞愤欲死。

“美味炸猪排”“胜生勇利的眼镜”“猪排饭赛高”这类的也就算了……“小猪猪世界第一可爱”是什么情况啊?

“啊……你说这个啊,”维克托笑着把下巴搁在男朋友的肩膀上,歪着头看屏幕上的文字,“这个是我哦。”

“……”勇利默默地把ID改成了“维克托笨蛋”。

群主:这个新来的是个黑吧?踢出去踢出去!

“您已被管理员移出本群。”

“维克托,维克托你笑什么!别笑了,帽子都掉了!”





评论(2)
热度(29)
  1. 樱飞雪半十 转载了此文字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