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只啾,江湖夜雨十年坑。

【瓶邪】猫男友(3)

总觉得写成了搞笑文……

前文:(1) (2)

3.

“这学期的学分不想要了是吧?”霍玲冷哼一声,踩着一双恨天高站在讲台上,冷着脸以一种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姿态俯视下来。

“霍老师我不是……”坐在第一排座位上的人支支吾吾道,“我昨天去医院了!你看我这……心跳不稳,呼吸急促……”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吴邪心里急了,自己开口前不过脑子的吗!

“哦,是这样啊。”霍玲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我看你也活不久了……”

吴邪愣了一下,却突然感到一阵胸闷,接着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他就随口一句话,还能许愿成功当场应验的吗?

胖子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一脸悲痛欲绝涕泪纵横:“小吴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最后的机会了,胖爷我一定帮你完成心愿……”

脑袋依然昏昏沉沉的,但吴邪大概已经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意识彻底清醒过来之前他只听到自己虚弱地开口:“帮我照顾好……我的猫……”

他睁开眼睛,稍一低头,眼前赫然是梦境的最后他深情呼唤的对象——大清早的,黑猫正蜷着身子,沉甸甸地卧在他胸口。

这大概是这位难伺候的主子教给新人铲屎官的第一课:从今往后,你就别想睡到自然醒了。

吴邪不敢动弹,只能在黑猫的爪下艰难地作了几个深呼吸,生怕扰了猫大爷的清梦。

前一晚他为缺了霍玲的课惴惴不安了半天,只能在胖子的嘲笑下心虚地连夜把之前欠的图纸赶完了,直到凌晨两点半才睡下,还在心里默念但愿霍阿姨看在他勤勤恳恳补作业的份上放他一马……也不知道躺下才几个小时,就生生被胸口的重量压醒了。

吴邪憋了一会儿,觉得再不翻身腿都得麻了,实在忍不住,还是小心翼翼地动了动。那黑猫却突然睁开眼睛,一对漆黑的招子直勾勾地盯着吴邪,惊得吴邪心里积的那一点怨念都瞬间没了。

“原来你没睡着啊……”吴邪无奈道,从被窝里抽出一只手来轻轻弹了下黑猫的耳朵。那黑猫抖了下耳朵,也不恼,慢悠悠地把靠在身后尾巴甩到一侧,起身从他身上跳到了床边,也不看他,自顾自舔爪子洗脸。吴邪慢慢地坐起身来,盯了他一会儿,就听见背后胖子中气十足的声音:

“天真,大清早的对着你的猫美人发情啊?”

“你才发情呢——”吴邪顺嘴回了一句,“而且我们家猫小哥是公的。”一回头就看见对面上铺胖子光着膀子一脸淫笑,想起梦里那张涕泗横流的胖脸,着实被自己越来越没逻辑的梦惊悚了一把。

“公的就公的,撸起来还不是一样?俗话说,猫和二弟……”

“呸呸呸,能别用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污染寝室环境吗?”吴邪笑骂一句,掀开被子抬脚去够之前扔在床脚的裤子,一侧头却见那黑猫舔完爪子,专心致志地盯着他的……裤裆。

吴邪又一次怀疑这黑猫成精了,扭过头赶忙穿上了裤子,一边穿一边说:“胖子你别乱荼毒小动物的心灵啊,这位小哥还是根正苗红的好猫一只……卧槽!”抬头一看挂钟,八点差一刻,果然睡过头了——怪不得这个时间王盟老痒都不见踪影,只剩胖子这个迟到王还在床上赖着,这么说他还得感谢那黑猫把他叫醒,虽然采取的方式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吴邪也不再和胖子扯淡,随便拆了包吐司叼在嘴里,把几本书装进包里就走,一开门才见那黑猫也跟在后面。

“我去上课你就不用跟来了吧——算了。”吴邪赶时间,又怕这猫在宿舍走廊里徘徊被宿管大妈赶出去,背上包抱起猫就跑下楼梯,直跑进自行车棚里都没遇到一个人。他找到车,直接把猫放进前面的筐里,这闷油瓶始终没有吭一声,确实是乖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上午上大课的教室比下午的远得多,吴邪一路蹬得飞快,黑猫把前爪搭在筐沿上,倒是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路上碰上几个不认识的女生,大概是别的专业的,居然还拿出手机似乎是要把这一幕拍下来……吴邪一想到校园网上“818D大校园里那些风一般的男子”“带猫骑车,论铲屎官的自我修养”之类的标题就头皮发麻,只能寄希望于自己骑得够快,只留给手机快门一个残影……

到教学楼下时正好八点,吴邪匆匆锁了车,就见黑猫从筐里一跃而下,三两下窜进附近灌木丛里去了。吴邪这才想起来这黑猫本就是只流浪猫,大概也不习惯和人一直这么亲近,急着回到自己习惯的环境里去吧。这么一想似乎有些伤感,但立刻就被教授的皮鞋声打断了。吴邪连忙把这念头抛到一边,赶在教授之前冲进教室,只在上课做笔记的间隙里想到:他还会回来吗……

似乎要打消他的顾虑似的,下午他上完李四地的工程力学课,特意绕道林荫路走了一趟,黑猫果然在西侧的第三棵香樟树下如期出现。还是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平静地远远望过来,只是这次吴邪已经没有一点恐慌了,直直走过去,黑猫也没有一丝躲闪,懒洋洋地坐起来,仿佛就在等他。

吴邪蹲下身,伸出食指蹭了蹭他脖颈处柔软的毛。黑猫舒服地眯起眼睛,毫不设防地卧在台阶上。吴邪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肚子,黑猫也不反抗,索性翻过身来随他摸个痛快,从手感上看应该是自己觅食过了——真是让人省心。不过他还是从包里拿出了之前拆封过的小鱼干,这次黑猫没有拒绝。

这次算是彻底被他收服了吧……吴邪看着黑猫懒洋洋舔爪子的样子,莫名地有种满足感。他想起之前看过的科普帖,鱼干这种盐分太多的零食还是少给猫咪吃为好,看来得买点猫粮了……

他抱起黑猫,对着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问道:“不用在外面风餐露宿了,跟我回家,我养你好不好?”

吴邪总觉得,至少这句话,他的闷油瓶是一定听懂了的。

tbc

评论(7)
热度(100)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