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只啾,江湖夜雨十年坑。

【瓶邪】盛夏(引)

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

---------------------------------------------------------


午后刚下过一场阵雨,空气闷热而潮湿。天气转晴得很快,一片阳光透过二楼的窗子照进来,斜斜笼着半张桌子。早听闻下午要来客,吴邪不好再出门,只能被他那老学究父亲关在屋里练字。用的是宅子里陈旧的笔墨纸砚,怕脏了白衬衣,便将袖子挽至手肘以上。小臂浸在光里,少年人的手腕显得纤细。握笔的手虽修长好看,却也耐不住主人缺乏兴致,写了没两行就将毛笔搁置一边。

他起了身,只觉阳光不见稀释,只有愈浓,引得罩在光里的皮肤表面也微微发热,领口沾了层薄汗,于是解了一个扣子,仍是避不开那没来由的燥热。又倾身开了窗,探出大半个上身去,入目是杭州老宅满院的葱郁,迎面暖湿的风也带着一股淡淡的泥土气息。他本想干脆这么偷跑出去找个地方凉快算了,却听得院外熟悉的声音:“大侄子,下楼了——”

院门已经老旧,“吱呀”一声,先进来的是三叔,随后是个年轻人,也是一身白衬衣。这个角度日光有些晃眼,吴邪眨了眨眼睛,稍稍缩回去一些,两手仍是撑着窗沿。似乎是察觉到来自二楼的目光,那黑发黑眸的年轻人微微抬起头,正对上吴邪的视线。

吴邪心里一动,忙喊着“来了来了”,猛地关了窗,匆匆捡了丢在房间一角的凉拖鞋,“噔噔”地跑下楼。

他跑到院子里,擦去鼻尖的汗,朝三叔和那人腼腆地笑了笑。

不知道哪棵古树上沉寂了一中午的知了又开始叫。

入夏了。






评论(5)
热度(48)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