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瓶邪 | YOI维勇维

「一座山会爱上一条清溪
欲望很窄、跌宕
而爱越来越宽阔」

【喰种瓶邪】White Night 章十七-十八(原题<Blood War>)

Chapter.17 想喝咖啡吗

闭门许久的小店铺又重新开起来了。
云彩是个少数民族姑娘,早些年随父母迁居到这小城,作为附近的住户,她隐约还记得这本是一间滞销的店面,一天一位大学刚毕业的青年乘着房地产行业不景气时低价买下,简单地装修,成了一家不大的古董店。这年头没钱的都买彩票去,有钱的都炒股票去,也少有人对古董感兴趣,生意太过冷清,货架上渐渐也就多了些别的小玩意儿,盈利总算还能交得起水电费。
她记得那小老板是个挺友善的人,脸上时常带笑,整个人透露出一种阳光的味道,还经常拿他那个叫王盟的小店员开玩笑。只是后来那小铺子不知怎的就关了,一连几个月都不见人影,起初还有些疑惑,但毕竟也只是几面之缘,相交不深,那时云彩忙着准备高考,也就把这些事情抛到了脑后。
因此在这样一个平常的清晨,俏丽的姑娘扎了马尾赶着去小街另一头的咖啡店做兼职时,偶然看到大开的店门,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她慢下脚步,在门口探了探头,店员似乎已经不在了,毕竟半年多过去应该已经找了新的工作,但小老板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正对门的桌边,随手拿了本书在看,听见声响抬头看向门口,和她打了个招呼,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
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云彩想到。

该做些什么?吴邪想。
他不知道。
也许打从一出生起,他就注定要无数次回答自己:“不知道。”
早些时候他还会为这句“不知道”懊恼,压抑,设法去弄明白未知背后隐藏的真相。只是在接受了数次来自外界与自我的打击后,他的精神终于不堪重负彻底倦怠。
也许是由于那些微的怀念,他只能沿着过去的生活轨迹走下去。
那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却也无谓这些“不知道”。每天趴在桌上无所事事,看朝阳绕了一圈变成夕阳,偶尔和难得的客人聊几句,与王盟轮着玩扫雷。那时候终日埋怨的无趣生活,眼下看着却着实可贵。
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扶着门框探出一个头来,他朝她道了声早,姑娘也回了一声,笑得像一朵花。
年轻真好。他想。
明明是一样的年轻,他却只愿意像记忆里风烛残年的爷爷一样躺在摇椅上晒太阳。
不去做,不去想。要做就做最简单的事情,要想就想最不切实际的问题。他感觉到周遭的世界平和到不真实,每个人的身影都淡得遥远而陌生,记忆里的东西也许从来都不属于他,那些亲密的人终归让他无言。他思量着也许每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宇宙。
他在等。
就像曾经期待任何一件超凡的事件打破他平静的生活一样,等一个转机。
只是眼下生活已经被打得支离破碎,所谓的转机,只是需要一个人,帮他把这些碎片捡拾起来,逐一粘好。
刚在暖意融融的铺子门口打了个盹,听到电话铃声的时候,他眼角几乎要分泌出一滴泪水,也许只是刚刚打了个哈欠的关系。
电话那头的人,无论你是谁,谢谢你偶然的闯入。
“你好,这里是云顶天宫小区售楼处……”
他耐心地听完,歉疚地说:“抱歉,我是真的买不起,但是谢谢你。”
电话那头愣了愣,声音好听的小姐每天都要拨出上千个电话,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人。
“呃……好吧,不客气。”
在枯燥乏味的工作中遇到一个精神病还是挺幸运的。
是啊,精神病,吴邪看着手机屏幕上“通话结束”的字样,想起通知书上的“精神状况诊断异常”。
只是旧病复发罢了。

放长假,同每个假期的清晨一样,云彩去做兼职,经过小铺子门口。
“想喝咖啡吗?”也许只是一时兴起,她像一周前铺子刚刚重新开张时一样扒着门框,朝里头百无聊赖的小老板说道。
小老板顶着淡淡的黑眼圈,但还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道:“好啊。”


Chapter.18 咖啡调味料

“叮铃——”店门被推开,带动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映入眼中的是简约却有几分格调的装潢,浅褐色与白色搭配的主色调,靠窗的一排小桌圆凳显得暖意融融。
时间尚早,店里还是空无一人。吴邪挑了角落一张米色的沙发,柔软得让人有想缩在里面睡一觉的冲动。随手翻了翻书架上杂七杂八的书,散文、悬疑小说、漫画,甚至还有食谱,店主倒是个随意的人。
再抬头时云彩已经换了工作服出来了,在他面前放了份菜单,微笑道:“想喝什么?我请客。”
“不不,还是……”
“不用太客气啦,我在这里做兼职,有员工价哦。”小姑娘眨眨眼睛,“小吴老板喜欢喝咖啡吗?”
吴邪想起些什么,只摇头道:“不常喝。”
“那……不妨来一杯卡布奇诺?口味比较甜,”
礼貌地笑了笑:“就听你的推荐吧。”
云彩收起菜单往走向吧台,里侧的楼梯上正好响起了脚步声,她抬头招了招手:“胖老板早上好啊。”吴邪刚拿了本小说翻看,也应声抬头,只听见深棕色旋梯的方向传来一个粗犷的男声:“哟云彩今天来得真早啊。”随后就是更急促的一连串“咚咚咚”的声响,吴邪脑海中浅浅地闪现出“窄小的楼梯会不会被踏坏”的想法,一个胖子就双腿到身子到脑袋完完整整地出现了。
“今天带了个朋友来。”“男朋友?”明明是开玩笑,胖子却故作惊呼状。
“哪里呀,我可还要一门心思好好学习呢。这位是附近吴山居的小吴老板。”
吴邪感觉到胖子的视线从云彩身上挪开,落到了自己身上,莫名地打了个寒战。
那眼神里有什么……像是惊讶……又像是……
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吴邪没来得及思考,再细看时胖子脸上已是服务行业标准的微笑。直到这位体形魁伟的店主笑意吟吟地走来,他才想起来打招呼:“胖老板好。”
“哎,小吴客气啥。云彩妹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叫我王胖子就好。”
这王胖子说话带着一股北方口音,一开口一股直爽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倚着藤椅聊了几句倒也不觉乏味。这时云彩的声音又传来了:“胖老板,加热器好像坏了!”
胖子一拍脑袋,慌忙回头道:“哎呀你瞧我和小吴聊得投机,居然把这事儿忘了,怎么能让云彩一个人干活呢?小吴你先坐着,等会儿让你感受感受胖爷这儿的正宗味道。”
吴邪点头,胖子就匆忙地奔去了,一见云彩眼里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
小说翻了几页,非常老套的情节,第二章还没看完就没兴趣了,却仍是耐着性子看下去。过了一会儿身为服务员的云彩就端了个托盘走来了,一杯热气袅袅的咖啡稳稳地摆在桌上,笑容里却是有些歉意的:“胖老板他非说要给新客人品尝最纯正香浓的味道,擅自把卡布奇诺换成了我们这儿的招牌咖啡,小吴老板可别介意啊。嗯,温度应该刚好。”
吴邪笑着说没关系,便在云彩捧着菜单期待的目光下抿了一小口。
温热的液体带着香气流淌过唇齿间,吴邪几乎是当即就愣了愣。
“怎么,味道不好吗?”
“没有没有……”
恰恰相反,是口感太好了,甚至……并不仅仅是咖啡的味道。
这些天他试图去忽略那些不愿面对的事实,即便二十几天没有进食导致的饥饿感开始隐隐作祟,他也能够平静地躺在生硬的床板上,彻夜难眠,心里像一潭死水。而当几十分钟前这个娇俏可人的姑娘出现在店门口时,他已经意识到,他不得不面对事实了,或迟或晚。
他看着微微晃动的深色液面,对此了解不深,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但挑剔的味觉已经说明了一切。
云彩看他皱眉,误以为他不满意,神情有些紧张。吴邪朝她微笑,示意她不用担心:“我很喜欢。谢谢你。”
云彩舒了口气,道:“吓死我了,还以为胖老板又往咖啡里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呢。”
“他……经常这么做?”
“嗯……只有一次,我正好看见他这么做,他只朝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是迟来的愚人节玩笑……当时那个客人的反应……也和你差不多,事后好像还找胖老板理论了一番。”
“也许他只是去道谢吧。”吴邪看着云彩忧虑的样子,确信了这个女孩应该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那个胖子……
胖子的声音适时响起:“云彩,要不今天给你放个假吧。”
“哎,为什么?”
“不是有几台机器坏了吗?估摸着今天生意也就这样,先歇业一天找人好好修一修,也免得今后再出问题。”
“那我留下来帮忙吧。”
胖子忙摆手:“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也干不了这种粗活,就交给胖爷我了,你放心回去好好学习吧……”
“可是……”
“我和小吴还挺投缘的,咱俩再聊会儿,你先回去吧。”
云彩的神情有些疑惑,虽然相处得如同朋友,胖子毕竟是老板,她还是照做:“那,胖老板再见,小吴老板再见啦。”
吴邪笑着挥手许久,确信云彩已经走远了,脸上的笑容才慢慢淡下来,严肃地转过身准备开口:“你……”
“他们来了。”胖子闭着眼睛,叹了口气。

评论(2)
热度(6)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