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喰种瓶邪】White Night 章二十二




Chapter.22 别怕

“睡吧。”
空气里有淡淡的硫磺味道,身体还冷得有些僵硬,然而暖意正透过皮肤一点一点渗进来。
似乎听到衣料摩擦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身上多了点分量,应该是被覆上了一件外衣。
然而无暇留心这些,脑海里还在重复着这个声音。
“睡吧。”
就像是现在所躺的岩石,有些生硬,却很温暖。

“别怕。”
低低的,是幻听了吧。
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又像是来自遥远的记忆,吴邪的意识逐渐恢复,才意识到声源近在耳畔。
浅浅的呼吸就洒在耳廓上,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脸红了,尝试着动了一下僵硬不受控制的身体,脸又红了大半。
竟然是无力地坐在地上,还被严严实实地抱着。
不过这轻微的挣动还是有效果的,锢着自己的手臂松了些,不等他看清楚眼前人的眉眼,已经很快地收了回去。吴邪看着这个人,竟像是从一个模糊的幻影中走出来的,有片刻的失神。
神情淡然如水,一点都不像是刚刚紧紧抱着自己的样子。
岂止是紧啊,快被勒死了。
“疼吗?”竟然是那闷油瓶子先开口了,不知是不是在歉疚自己的不温柔。吴邪摇头,没了下文。
周围是一片寂静,空气中的味道由于通风不畅依然浓烈得可怖。他不敢看,也不敢问,即便很清楚发生了什么。
陷入疯魔的时候还有一些残存的意识,在幻境与现实的飞速交迭中,他记得原先彪悍无比的黑衣人脸上近乎扭曲的恐惧,也能隐约感受到腹中的空虚逐渐减弱的过程。
他就缩在一个“茧”里,看着不受控制的身体出演一幕幕无需特效的影片。
双眼被温热的手掌覆上了。
他很害怕突如其来的泪水会打湿掌心薄薄的茧。
那个人什么也没说,却出乎意料地让人安心。
“别看。”
“嗯。”终于还是没哭。
他就由他牵着在黑暗中静静地走。

“别怕……别怕……”
在漆黑的地下室里看到吴邪的时候,张起灵竟第一次觉得不知所措。
满身是血的青年,在一地鲜红之中,左眼中褪去了残余的血色,用尽了全部的气力朝他挤出一个微笑,然后向血泊中倒去。
那一瞬时间是静止的,他不知道是怎么冲上去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住并扶稳吴邪的,然而当他抱住那具在绝望中冰凉的身体,只能一再重复着那两个字,再说不出其他。
竟是这样的无能为力。
张起灵觉得自己一定是失控了,臂弯越收越紧,像心口一阵阵的缩紧。“疼吗?”谁在问谁。
尚未苏醒的青年把头探向了他的脖颈,拥抱的姿势,毫无防备地把靠近大动脉的位置交给他。
他感觉得到青年张了嘴,并没有躲避的意思。是他犯下的错,也是他该受的惩罚。
然而无意识的猎手只是在颈口处舔了舔,舐去先前留下的浅伤上细细的血珠。
颈窝里凉凉的,沾了一点唾液,很快蒸发干净了。
怀里的身体终于动了一下。

“谢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青年的身体在颤抖。
为什么要感谢?
谢谢我蒙住了你的双眼,为你遮挡由我带来的残缺?
“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脑海中闪过苍老的话音。

覆在眼上的手没有撤去,另一只也稳稳地保驾护航。
黑暗中脚步还是不稳,隔着鞋底触觉迟钝不少,踩上的是一只断手,还是被撕裂的小腿?
进餐后的气味在湿冷的空气中又放大数倍,心底亦是凉的,徒劳地想抓回已经远离的饥饿。
就像想让时光倒流,回到那小古董铺子,岁月静好。
即便是医院雪白的床单,比起这挡不住的血红也是好的。
然而一切都不能回溯。
就算满地血污,还要走下去啊。

“我们以前在哪儿见过吧。”
“我是说……更久的以前。”
张起灵放下蒙眼的手的同时,听见这样一句,动作一顿。
“也许吧。”
无论回答是否,只为那一份熟悉和滋长的情绪,我已经决定陪着你走下去。
告诉你:“别怕。”

TBC
—————————————————————————————————————
不撸大纲的后果,有点卡。
短短的……然而再不开始谈恋爱要拖到什么时候?!

评论
热度(3)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