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瓶邪 | YOI维勇维

「一座山会爱上一条清溪
欲望很窄、跌宕
而爱越来越宽阔」

【米优】昼夜 一

一 木屋

小木屋里听得见潮声。
百夜优一郎似乎能透过木头潮湿的气息闻到大海特有的咸涩气息,意识却始终在一片虚空中漂浮。周围的空间空旷到可以向任何一个方向无限延伸,同时全身都被紧紧地束缚住,尽力拉扯着不被劈成两半:一边是紧裹大半个身体的灼目光束,一边是漆黑无尽的深渊。
似乎挣扎着索要回了一丝神智,绿色的眼睛强忍着光与暗的强烈反差尽可能向四周张望,视线却被锁定在极小的范围内。想竭力地嘶喊,声音却像被粘滞的空气死死吸附住了一般,任凭声带怎样震动都是一片寂寥。很久才隐约听见号角悠远的回声,而后又沉寂在一阵妖魔般凄厉的喧嚣中。
精神负担太大了,意识开始重归于无底的深沼。被精神的黑洞彻底吞没前优一郎想起以往每一次类似的情境,脑海中似乎闪过一道惊雷,再也无法控制,几乎抽空了全身力气对着被劈裂的穹顶大喊出声:“阿朱罗丸——”
怎么样都好过在这不明不白的境地里灰飞烟灭,纠缠着一侧身体的黑色链条几乎是当即将他完全缠绕住,一股巨大的力道将他完全拉扯进一片黑暗中。
穿过黑暗之后,他发现自己又一次躺在那个熟悉的地方——每每昏迷他都会来到这里——只是不同于以往的碧海青天,他的眼前唯有一片血色。止息的浮云与海面都浸在一片鲜红之中,而后一对同样颜色的眼睛出现在面前,飘忽的声音响在耳边恍如鬼魅:
“你终于肯接受我了吗……优。”
“可惜呀……你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那么这一次,我不客气了。”
空白的大脑尚且来不及作出反应,下一秒视觉中枢回馈给他最后一个画面:血色的瞳孔骤然放大,刹那间耳边响起亿万魑魅魍魉尖锐的鸣声。

一缕月光透过窄小的窗子洒进漆黑的木屋中,夜色下似乎只剩下大海的声音,因而铁链相撞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格外清晰,几乎在最轻微的第一声响起之时,百夜米迦尔就迅速反应过来,只见面前凝视许久的脸上原先紧闭的双目猛地睁开,在月华下闪动着妖异的赤红色。
“小优——”明知道眼前的人此时没有任何意识,他还是当即唤出声来,就见原先躺在地板上的优以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一跃而起,又因为铁链的牵制重心不稳迅速倒下去,倚着污秽的墙面坐倒在地,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空气里弥漫开鲜血的气息,米迦尔知道是优身上诸多近乎致命的伤口再度撕裂的结果,却只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攥紧了拳头。
瘫倒在墙边的身体开始轻微地颤抖,而后猛地抬头,双腿毫无章法地蹬动着地面就势像要朝米迦尔扑来。那双眼里不复往日的神采,只剩下燃烧的怒意与仇恨。即使是被优从背后一刀刺穿身体时米迦也从未感受到这样的情绪,此时心口却因为最重要的人毫不收敛的仇恨眼神被狠狠划开了一道口子。这颗心里一直以来都只装着一个人,此时温热的血液也是因他而流淌出来,似乎灌满了整个胸腔,前所未有的悲伤压迫得让人窒息。
镣铐与铁链的碰撞声愈发激烈,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失去神智的优厉声吼着嘶哑而辨不清内容的字句,甚至不惜伤害自己来换取自由,尖利的牙齿对准了手铐下露出的小臂似乎下一秒就要落下。
“小优!”心口炽痛处的血液在一瞬间喷涌而出,米迦尔再顾不得更多,喊着他的名字扑上去紧紧抱住了那具还在竭力挣动的身体,同时一只手狠狠制住了胡乱挥舞的手腕。
耳边清晰地传来皮肉被尖牙刺破的声音,手背上当即是一阵尖锐的疼痛,米迦尔却抬起头对面前的人强挤出一个笑容:“小优,醒醒……”
被唤到的人却作不出任何回应,尽管身体被完全地牢牢罩住,仍完全感觉不到伤口不断裂开的疼痛地,以超过身体负荷的力量对压在身上的人发动攻击。纵使吸血鬼有超越人类七倍的体能,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避开零距离的攻势。本能让米迦尔下意识地想要闪开以尽可能减小伤害,理智却将他生生钉在优的身上——如果自己不牵制住他,优会伤害到自己。
肩膀上绽开一朵血花,米迦尔吃痛地吸了一口气,反而将身下的人抱得更紧。鬼化形成的尖爪撕开了他的衣物,在腰背上留下一道道深入皮肉的血痕。耳边是沉重的喘息与嘶吼,米迦尔闭紧了眼睛,咬牙在优耳边一遍遍念着他的名字。在两人各自交汇的血液气息之间,他想要给出全部的温柔,声音因为身体承受的剧痛越来越低微,最终只剩下微不可闻的气声。
久到也许意识都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迷蒙,他仍是固执地唤着,像是机械地重复着倾诉他能给这个人全部的感情。
“小优,小优,小优……”
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机体已经彻底承受不住。意识昏沉之间米迦尔感受到优的挣扎逐渐平息下来,空中扬起的手最终无力地落下,正搭在自己伤痕累累的背部。
像是一个如履薄冰的拥抱。
头顶的尖角在不经意间消失了,狰狞的全牙也恢复到原先的状态。少年阖着眼睑,看起来只是安静地睡着了。
太好了……米迦放松下来,把脸埋进优的脖颈。大动脉贴着他的鼻尖,他几乎能嗅到动脉血诱人的气息。却没有丝毫进食的欲望,高度紧张的躯体一旦放松下来,疲倦便蔓延而上。他用剩下的力气帮优调整了一个更舒服些的姿势,便困乏地闭上了眼。
耳边是清浅的呼吸。以及木屋外起伏的潮声。

渐渐听不清了。

评论(1)
热度(25)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