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瓶邪】一面之缘 6

公交车车窗外天色有些阴沉,在不断后退的楼顶之间缓缓移动,会不会下雨的念头在张起灵脑海中一闪而过,像是几天前场景的重现。但心情是不同的,以至于看着这一切的眼睛发觉不到任何相似感。那时是下班回家,这时候也是。广义上的回家,尽管并不是回那个称为家的住所,却比以往任何一次说起这个词多了感情色彩。

下车走了几步果真下起了零星的小雨,好在只剩短短一段路,他加快了脚步,说不上除却雨的因素,是不是真有几分急切或是期待,公车到站时报站的女声还在思维里不知哪个部分盘旋着,直到推开小面馆的门才被按了暂停键——不大的店面里意外地坐满了人,他环顾一圈,竟没剩下一张空桌,回头往门外扫一眼,平日空荡荡的小街两旁确实多出了一排车,回头的间隙,又有两束车前灯的光从转角处划过向这边过来,照亮灯前一小块区域里细细的雨。

没有人注意到他,离他最近的一桌大概是一家三口,小女孩扎着羊角辫用尖细的童音几个字一顿地和父母说着幼儿园里谁今天比她多得了一朵小红花。偶尔有几丝微凉的雨飘落到背后,身前却是一片食物与人一同蒸腾出的暖意,张起灵有一瞬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很快看见吴邪端着个托盘从厨房出来,托盘上是两大碗汤面,显然是腾不出手,微微低着头矮着身子从两片帘子中间露出脸,一抬头应该是也看见了他,朝他笑了一下,然后就径直朝这个方向走过来。张起灵轻轻放开握着门把的手,方才的局促只是瞬时的,像是在那短短一眼里就被一个陌生的世界接纳了。而后就看见吴邪停在跟前——目标并不是他,只是把托盘放在他身边的桌上,端下两大满碗面,又逗了逗那小女孩。小孩子“咯咯”的笑声有一种奇妙的感染力,张起灵嘴角也忍不住扬了扬,正好撞上吴邪直起身投过来的视线,眼神里居然有几分惊讶的意思,不过很快换上笑意。张起灵只觉得手臂被人拉了一下,就听吴邪道:“跟我来。”然后被拉着自两排桌椅之间穿过,直接上了楼。

他本以为二楼应该也和一楼差不多,不想空间不大,竟连灯也还没开,吴邪在楼梯口的墙面上摸索了几下才摸到开关,随后便推开面前仅有的那扇房门——灯一亮就知道,完全是私人的空间。他有些发愣,吴邪却毫不介意的样子,几乎是把他往里一塞,然后在门边问他道:“在这儿等我一会儿?”虽说是征求意见的语气,楼下“结账”的喊声一响,还是忙应着“来了来了”匆匆下楼去了。张起灵站在房门口看吴邪往下走了几个台阶还不忘回头再看一眼,确保他被自己匆忙安置好了似的。想提醒一句楼梯挺陡的小心摔,又想问需不需要帮忙,两句话一中和的结果是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人影已经在楼梯底下狭窄的视野里闪过了。

张起灵又站了一会儿,掩上了门,眼前是间卧室,只开了一侧的壁灯,窗边还是暗的,大半张单人床陷在阴影里。卧室和自家的差不多大,因为床小,又或许只是因为还没住多久,显得有些空。靠墙摆着行李箱,他走近一看,拉链没拉好,里面已经空了。靠窗有张长书桌,胡乱放着笔电和几本书。他说不上什么心情,独自身处一个空荡荡的房间第一次让他感到陌生。他与安静相识多年,混杂的人声却时而隔着一道楼梯和一扇门隐约地传来,不是他所熟悉的一片沉寂,这样的静让他感受到与另一个世界似有若无的联系。

他开了台灯,随手翻了翻桌上的几本书,两本小说,不是吴邪以前喜欢的风格,还有三本薄的是菜谱,看上去还挺新。被单和灯罩也不像是吴邪从前设想未来时说起的那样,棕褐色的色调暗沉而收敛。这个房间与它的主人无时不刻向他昭示着他所不熟悉的一面,他却没有感到分毫不适。这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疏离,无论人和物都留下了容许彼此慢慢接受的空间。一看挂钟差不多过了饭点,手中书的内容有些枯燥,却仍是耐心地读了十几页。许久才留意到压在书下的一张照片,应该是和书一起从行李里拿出来的,还没来得急收拾的样子。有塑模,尺寸大小差不多已经告诉张起灵这是什么,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人脸时还是稍稍惊讶了一下。与此同时背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一回头就看见吴邪手里一手端着面一手握门把,关好了门才留意到他手里的东西,神情变了变。

“怎么记得带着这个?”张起灵起身,手里还握着那张毕业照。吴邪没有回应,只是端着碗过来,让他把书桌从墙边移开一些,把面碗摆到他面前。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被张起灵坐了,吴邪徘徊了两步才在床沿坐下,隔着桌子从张起灵手里把照片夺了过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变态?”语气里有些懊悔的成分,这个样子倒是很熟悉。

“没有。”张起灵抄起筷子捞面,还是没能掩住语气里一丝笑意,低着头余光里似乎是看见吴邪瞪了他一下,没什么力道的一眼,又有些并不习惯亲密的人之间小心翼翼的意味。

气氛多少有些尴尬。但说不上为什么,这种状态让他很享受,不知是不是因此而来的错觉,面汤的滋味似乎比上回的更好。

吴邪在看照片,当然也只是一个沉默的借口,既然会记得带着就平时肯定免不了有意无意看上几眼。他究竟怀着怎样的心思,张起灵甚至无法猜测出一个模糊的感觉,他试图回忆自己那张似乎没什么分量的纸片放在哪里,结果是一片空白。他从未刻意地挽留过什么,尽管他也认为自己是更应该这么做的那个,但他没有,而吴邪却这么做了。

这方面他似乎总有些后知后觉,或是很多事根本不记得去想,在别人眼里解读为冷淡。不管和谁相处都是,就像眼下小半碗面下去才想起来问一句:“你吃过了?”对面的人点头。而后又是沉默。张起灵能察觉到吴邪的一丝焦躁,两双腿在窄窄的桌下时有接触,隔着松垮的运动裤感受到那种小幅抖动的频率——学生时代做作业遇到瓶颈时候才会有的动作。他想焦躁的源头应该是自己,却不知道如何安抚。放下筷子低声一句“我去洗碗”,抖腿的动作才停了停,吴邪似乎是想起身,又犹豫了一下,一声“好”。

下意识的客气,毕竟中间隔了那么些年。张起灵沿着窄窄的楼梯下去,楼下果然已经没人了,关了一半的灯,厨房水声响起的时候脑海里还是那一句,这没什么。

他依稀记得过去相处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也是这样,各自做各自的,互不言语。但那种自然的状态要回来总需要时间。

虽然也并不是花时间就一定能找得回来。

 

厨房架子上一排洗净的碗,表面几颗未干的水滴在厨房外透进来的光底下微微发亮。张起灵站了一会儿,盯着那个方向不知算不算放空。许久才揭开厨房帘子出去了,刚走到楼梯口二楼的门便开了,往原先的死角里投下一大片暖黄色的灯光。吴邪走下一级台阶才看到他,神色又是一僵,像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听这么久没动静……以为你走了。”

张起灵才意识到自己甚至没产生过这个念头,明明对方只是邀请他来解决一顿晚餐。这时候说一句“我走了”又未免奇怪。

张起灵听到头顶声音又响起来:“要不要……在这留一晚?”

他记得自己要说的应该是“不了”,脱口却只是一个“嗯”。

像本来只是一句他们之间的客套话,却被当了真,吴邪就卡在那级阶梯上,有些进退两难的意味。

——刚刚又为什么要追出来?

这个问题应该是同时在两人之间产生的,好在谁都不会问,谁都心知肚明又无法回答。

“不早了。我还是回去吧。”终于还是张起灵先开了口,语气很淡,却足够将刚刚那个模糊的回应掩盖过去。空气里分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意味,吴邪这才从那级阶梯上下来:“那我送你。”

却说不出那松下的一口气里有没有失望的意味。

 

回家路上不知怎么想的,大概总得找个蹩脚的理由,短信编辑框里输入两个字。发送了就没去理会。

回到家正是个尴尬的时间,晚上八点多,对于作息规律的人而言任何娱乐的开始都已显得有些迟到,睡觉又太早。张起灵冲了个澡,躺在床上又想起只有匆匆一瞥的毕业照。起身往书房走,翻了第一个抽屉底竟就找到了自己那张,拂去一层薄灰,没有任何损坏,看着比吴邪那张还新不少。一眼就看见后排男生里熟悉的脸,和今天总在眼前晃的面容一对比,却是越看越陌生。

更陌生的是照片里站在旁边的人,是他自己,和每天镜子里看到的一样陌生。没有表情,说不出缘由的欠揍。

原来那时候吴邪喜欢的是这样一个人?

照片翻来覆去看也只是盯着那一张脸,剩下的一半已叫不出名字,他重新躺到床上,毕业照就朝下放在床头。然后才留意到床头充电的手机,屏幕是暗的,按下home键才显示有新短信。

 

20:12

床小

20:19

以前多小的床没一起挤过?你还嫌弃起来了[委屈表情]

就你家床大!改天我去你家睡?

 

应该还是玩笑的成分多一些,当面不敢说的话变作文字就好出口很多。张起灵正要回复,又是一声提示音冒出来。

 

20:23

你就不好奇我今天怎么揽到这么多生意?

 

慢慢地读完句子,还是删了原先一句,换成两个字“好奇”。

 

20:23

好奇

20:24

太应付了!

20:24

[图片]哼哼哈哈老子是不是很机智!

 

和面对面时完全不同的语气,张起灵想象吴邪说这话时的神情,微微笑了一下。图片点开来是一个团购APP的界面,之前在办公室看云彩几个小姑娘用过。截图在“美食”那一栏下边,叫“吴山居”的小面馆旁边一行红色的小字“新店开张”。顺手就去搜了下这个APP,还没下载完对面又丢过来一长串文字,先是抱怨这APP合作费用略坑爹,而且为了吸引顾客第一天打折完全不计成本,还有编辑把广告文案写得太矫情……信息提示框跳出来提醒他软件下载好了,首页随手翻翻果然就找到了吴山居,点开一看也就明白了吴邪抱怨的文案是什么:

最初只是一面之缘,却足以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

 

 

20:26

写得挺好。

 

他没等吴邪再回复,就点击了那串号码。

 

 

拨号中。


评论(2)
热度(10)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