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瓶邪】一面之缘 9

讲台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白板上笔尖停了停,很快继续。

这一条消息不去看,下一条又是什么时候。

张起灵不知道这样的关系会维持多久。起床洗漱的时候床另一侧的人背对着他,隆起的白色床单微微上下起伏。他坐在床沿静静地看着,前所未有的陌生感。指尖停留在衬衫最后一个扣子上,许久才让它穿过那个小孔。

生活里多了一个人,再简单的动作都会有犹豫。他匮乏的想象力无法为他勾勒日后一起生活的场景,每一刻每一个动作,本都只需要向自己一个人交代,而仅仅是这样,与自己相处似乎就已吃力。与另外一个人在一起,不是短暂的照面,而是每天清晨与深夜间的每一个缝隙,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全然陌生。

即使这样——

“Forgive me for wanting to be with you.”

不知所措也不该逃避。

白板上最后一个例句的句号落得很轻,没有人会注意。

 

一切都是陌生的。

张起灵坐在面馆里离厨房最近的位置,耳边是不同的人声讲述着不同的生活。过去他听不见,只因为一切都与他无关。而现在他透过这语音里的茫茫人海,听见厨房里厨具碰撞的声音,汤水在锅底沸腾,新鲜菜叶跃入锅中,热油“嚓”一声飞溅。那是不属于他,却逐渐与他交融的生活的声音。

一切都是新的。

他能想象到吴邪抬手抹去额头的汗珠,把一锅热气带着淋漓的汤水与食物的香气盛入碗中,再与他惯有的笑容一起端上桌。也许这与少年时运动场上的汗水并无分别,那时吴邪错穿了他的运动服,冲过重点线的时候也是带着这样的笑,也许笑得更青春,更加无所顾忌,而他就在他身边,面对与这个人在一起时不断更新的一切,没有陌生感,只想在耀眼的阳光下把耀眼的汗水全都拥进怀里。

如果这个人没有回来,这一切也许再也不会被想起。张起灵看着吴邪忙碌的身影,想到的只有感激。

不是感激机缘命运,只是感谢这个人,谢谢你让我重新想起,人生本就有不同的模样。

 

“需要帮忙吗?”张起灵揭开帘子问。

吴邪似乎下意识地想拒绝,顿了一顿才道:“……搭把手。”他还忙着对付两口同时工作的锅,显然没空客气,七八个冒着热气的碗整齐地排列在流理台上,背后又传来喊结账的声音。张起灵也不需要他吩咐,看了一眼记录里的桌号便端着已放了两个大碗的餐盘出去。

厨房里空调效果不好,进出几次他也是一身汗,水槽旁边挂了几条抹布,还有一条干净毛巾,终于得了空闲,他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念头,用凉水打湿了擦了把脸,又回头看了一眼灶台。吴邪还在做今天最后一单外带的招牌面,也许是油烟机的声音太响,有人靠近都察觉不到,凉毛巾贴上后颈的时候整个人似乎都震了一下。“谢谢。”张起灵听到吴邪声音有些轻,抬手又在脖颈附近帮他擦了一圈,没有任何抗拒。出锅之后吴邪端了碗便转身出去,眼神没有交汇。张起灵看着那个有些匆忙的身影闪出厨房门,手心还是握着那条凉凉的毛巾,在潮热的空气里很舒服的温度。

其实没有理由再待在厨房,他刚想出去,却被急匆匆走进来的吴邪撞了个满怀。张起灵尚未来得及反应,只觉得撞进怀里的力道带着股蛮横,一回头已经被吴邪压在了门边的墙上,稍一动挂在旁边的几把锅铲便轻声作响。

怀里的人发梢还带着些汗,微微弓着身子和他贴得很紧,潮湿的热气便源源不断地隔着衣料透过来。张起灵感到同样高温的气流钻进颈窝,以及被汗液黏在皮肤表面的衣领,似乎又出了一层薄汗。

“热不热?”他低着头轻声道,侧脸触碰到吴邪发梢细小的汗珠。怀里的人没有应答,抬起头就去啃他的嘴,身体上的压制没有丝毫放松。张起灵没有躲避,手臂环住热意蒸腾的身体,隔着吸饱了汗水的T恤从上到下缓缓抚摸滚烫的脊背。他轻轻推开试图伸口腔的舌头,又在嘴唇上点了一下,那嘴唇便动了动,声音有些沙:“热。”

“热就去外面。”他伸手去解吴邪身上的围裙,那个人又急不可待地吻上来。他也觉得头脑跟着身体一起热起来,但他知道总需要有一个人维持镇静。有些应付地回应亲吻,视线扫过已经完全空下来的的桌椅,便把大半体重都已交给他的人往楼梯上带,拉扯之间顺手关了楼下的灯。

张起灵完全理解吴邪的急躁,跌跌撞撞地上了楼便重重地撞开了房门,兵荒马乱之间只来得及开了床头灯,一回神便被按到床上,衬衣扣子已经开了两颗。

“不洗澡?”他帮着吴邪脱去黏在身上的T恤,回应他的是衣物被蛮力甩开后落地的声音,房间里提前开了冷空调,但还是很热,身体只隔了张起灵的衬衫扭成一团,毫无章法地接吻,唾液交换了好几轮吴邪才喘着气在他嘴边说道:“忍不住了。”

声音里居然有些委屈的意味。

“妈的是你先撩我的!”这下是气急败坏。张起灵略带笑意地看着吴邪从他身上下来,转身进了浴室摔上了门,没法掩饰裤裆处的异样。

张起灵躺在床上,低头看了一眼相同的地方,慢慢地解开皮带褪去长裤,只穿着一条内裤往那个方向过去。

他在浴室门上轻轻叩了叩,回应他的只有突然响起的水声。

握住门把一施力——

果然没锁。

 


评论(2)
热度(15)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