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瓶邪 | YOI维勇维

「一座山会爱上一条清溪
欲望很窄、跌宕
而爱越来越宽阔」

【瓶邪】盛夏(4)

先前忘了说,这篇的时间背景大概是1995年,吴邪18岁刚高考完的夏天。

对那个年代不太了解,如果有Bug还请见谅。


前文:(引) (1) (2) (3)

总目录


4.

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吴妈妈刚煮了绿豆汤,老痒也正好分到一碗,直呼“老吴你这日子过得也太滋润了”。

吴邪刚想拿勺子就被他妈妈拿胳膊肘戳了戳:“急什么,锅里还有的是,给你奶奶送一碗去,还有叫那小伙子叫来一起喝。”

吴邪假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又被他妈说了两句才慢吞吞地端了碗去他奶奶的卧房。

进了后院却不见人,想想也是,那人总不会在院子里睡一下午。他进了屋叫了一声“张小哥”,没人应,上楼一看房间确实是空的。原先还算高涨的情绪就这么低落下来,虽然不在家再正常不过,但这好像是吴邪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人从哪里来、会去做什么都一无所知。

顿时对绿豆汤也失了兴趣。在湖边出了一身汗,索性先在房里洗个澡。虽然换了房间,但浴室还是两个人共用的,吴邪看着那两条挂在一起的毛巾总有种奇妙的感觉:那个人连挂毛巾都是两边对齐的,自己则是随随便便地搭在旁边,甚至和另一条有点重叠。

明明才两天,可这样看起来好像已经一起生活了很久。

老宅子是没有热水的,水不够用的时候还要去路另一头水房打水。吴邪掂量了一下手里的热水瓶,想着现在得给别人留了,还是省着点用。倒进脸盆里用冷水混一混,也就够擦个身子。他擦洗到一半,门外就有了点响动:上楼梯,然后是卧室开门的声音。

他知道浴室关着门张起灵肯定不会进来,可就是没来由地紧张。匆匆洗完准备换上衣服,才发现换洗衣物一概没拿。

放在以前这后院里就住了他一个,他就直接这么推门出去了,偏偏现在张起灵就在门外面。按理说两个都是男人没什么大不了,可他心里就是没法接受自己这么毫无遮拦地出去,拿这巴掌大的毛巾挡着又怎么想怎么别扭。吴邪低头对着地上一团湿透的衣物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轻轻叩了叩门:“小哥你在吗?”

门外“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能帮我拿一身衣服吗,就在旁边柜子里,呃……还有那个,裤子,你知道的……”吴邪努力保持着正常的语调,内心已经羞得溃不成军。

外面的人没有说话,只是传来了柜门打开的声音,随后是脚步声。

吴邪把门打开了一点,张起灵只伸来一只手把衣服递进来,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吴邪不敢从那门缝里看他,只盯着那拿衣服的手,接过去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蹭到了手背。

关了门,却没有急着穿上衣服。吴邪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镜子不大,只够照出裸露的上半身。他上前一步,回忆着先前看到的纹身线条,指尖沿着镜面上并不明显的肌肉轮廓勾画。当时视觉上的冲击力太大,其实他记得并不清楚,总之他这副还没完全长开的少年身体和对方差别很大。他似乎并不想出去,回到那想要开口又无话可说的境地,但关在浴室里实在是热得受不了,还是很快把上衣穿上了。开门前他回了一下头,对着镜子里自己怅然若失的脸做了个口型:

“少自作多情了。”

 

这句话他一直想到晚上。

前一晚没有睡好,白天运动量又不小,按理吴邪应当是困了——事实上他确实很困,躺在床上,哈欠打了好几个,但仍是大字型摊在床上睁着眼睛,直直盯着那阁楼那倾斜的屋顶。

是太热了,吴邪想,楼下应该会凉快些。大概是楼顶上暴晒了一天,这会儿风扇开到最大,背上、脖子后边还是黏糊糊一层薄汗。

也许明天可以叫老爹把席子搬出来,清洗一下就可以换上了。

结果刻意想要保持清醒的时候,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

再醒过来是凌晨,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他也不知道具体时刻,脑袋昏昏沉沉,只想着,夏天天亮总是很早的。

下一个念头是,按楼下那个人的嗜睡程度,这会儿还睡熟着吧。

又也许白天睡饱了呢这会儿正清醒。

想归这么想,他还是从床上起身,这回稍微留心了些,没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头依然晕着,一脚踩了空,差点没从笔陡的楼梯上摔下去。要真摔了,房间里的人肯定要给吵醒,他可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想解释。

吴邪揉着眼睛,卧室比阁楼采光更好一些,窗帘透出微亮的天光。张起灵躺在床上,前一晚的右侧卧换成左侧卧,恰好是面朝他的。

吴邪觉得自己像个夜色将尽时快要魂飞魄散的幽灵一样飘到那床前,无意识地,身子挡住了仅有的光线,俯下身去,什么也不干,只是默默地任目光游过那个人的下巴、嘴唇、鼻梁、眉眼,然后是额头。

说不上来可以用什么形容词,但无一处不是他喜欢的。

他伸出手,把一缕过长的额发轻轻拨到了一边。

然后手腕就被握住了。

张起灵睁开了眼睛。吴邪仍是直直看着他,抿着嘴唇神色木然,好像没有很惊讶,心跳也那么平稳,抓着他的人一定可以清晰感觉到他的脉搏。

他想可能会被问“看什么”“怎么不睡”,可张起灵只是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眼神里什么情绪也看不出,很快松开手,翻身背对着他,睡到床的另一侧去了。

心跳这才开始快起来。

吴邪仍是看着那个背影,感到身后天光一点一点亮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决心,就那么掀开薄被躺了进去,调整了两下姿势,都不舒服,索性一转身,从背后抱住了那个人。

这次他很清楚,张起灵是醒着的。


评论(8)
热度(32)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