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瓶邪 | YOI维勇维

「一座山会爱上一条清溪
欲望很窄、跌宕
而爱越来越宽阔」

【瓶邪】一面之缘 18

似乎终于想通了些什么,又不敢笃定。

秦海婷走之后他一个人想了很多,关于张起灵,关于“以后”。那点隐蔽的念想延展到以往不敢去触碰的远处,还是有犹豫,但至少下定始终未能平稳落地的决心——和他好好聊一聊吧。

没有勇气明说的话,还是要两个人一起说清楚了,才好走过这踌躇了太久的一步。

 

 

傍晚张起灵说有事,不回来吃饭了。

虽说一如既往的语气平淡,但还是听得出电话里说得有些敷衍,应该是急着去做什么事。

一把湿淋淋的菜下锅去,吴邪手背上给溅出的油烫了一下,瞬时的疼痛没什么,心里却是绵延,不知怎的有些不是滋味似的。

他原设想着那人回来时的情景,推开门时自己应以怎样的表情如何开口。这一下像是又回到最初,重新适应和彼此相处的日子,只是那时他不会想未来,也不敢想,但现在已经不同了。

所以才会有失落,临近傍晚时一通电话,像是忍耐了许久要把最好吃的奶糖留到最后的孩子,终于舍得打开糖罐子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以致于大半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刚刚还因为走神和一位客人闹了些不愉快。赌着一口气,明知没有理由,还是在心里念念叨叨地怪罪着同一个人,仿佛不顺利的时候一切不愉快都因他而起。也许是因为在乎,也许是终于放下了那点疏远的客气——他会往好的方面想,情绪阴沉的时候像是云霾中间短暂投下一束柔和的光。但又也许,他躲避着这样的念头,只是厌倦的开端。

大抵是在油烟气中浸得久了,吴邪感觉到自己近来确实是浮躁了些。渐渐是秋老虎的天,通风不佳的厨房里没有秋高气爽的味道,身心反倒比盛夏更粘黏。前些天沉下心来好好算了笔账,最终还是找了个临时帮手,住在附近的中学生,工资低得让人觉得像是压榨童工。那小伙子答应每天傍晚过来帮点忙,周末多呆一个小时,昨天是第一回,确实让他在最忙碌的时候能有机会喘口气。

吴邪暂时没有把这事告诉张起灵,说了或许连带那些小心收好的负面情绪一同表露出来,没必要。

 

等到近五点,叫黎簇的高中生依然没有出现。他有些不耐烦,打电话叫人,对面却压低了声音:“吴老板——哎你声音轻点让我爸听见就不好了,肯定要逼问我赚零花要往哪用——啊对,出了点‘意外’,你知道吧……以后周二和周五我可能来不了了!诶您别生气——今个心情不好吗?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好好我不瞎猜!对,总之……别,怎么也别扣一百啊,本来就没多少!啊我得挂了……我老师在呢。”

耳边很快剩下忙音,吴邪对那高中生夸张的语气有些哭笑不得。他很久没有和这个年龄的人打交道了,也不知道该故作严肃些还是用别的态度,张起灵也许接触得比他多些——无论做什么都会想到他——赶着去端菜的间隙还是试着回忆了一下:自己当初也是这样吗?语气里怎么都是带笑的,说话也直接,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不像现在多了顾虑,话说到一半,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一半,有些意思彼此都得靠猜。

但张起灵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少年时就早熟,很多话不明说,只用行动都表示了。于是吴邪更想不通,对方怎么会喜欢上他,一个冒失又直接地问他“敢不敢表白”的大男孩,有着不计后果的自信。

又或许张起灵就喜欢那样的,而不是一次次的欲言又止。

等他回来,就都说清楚吧。

他想着,锅里沸腾起来的汤差点就溢出去了。

 

    

张起灵回来得比他预想得晚。

晚上十点多——门厅响起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客厅没有开灯,吴邪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抬头看了一眼壁钟,分针隐在阴影里。这个时间点,放在以前还远未到休息的时候,但生物钟改变后他现在已经开始困了。

他并不打算问对方去了哪,猜想外套上可能带了一身烟酒气,或者别的什么浑浊的味道。出乎意料的是沙发另一侧陷下去的时候张起灵身上一点关于他人的气息都没有,反倒让吴邪在这似乎没必要的情况下开口:“你干什么去了?”

声音有些飘,确实有了睡意。张起灵看着他被仅有的电视机的光照得惨白的脸,没有回复,只朝他靠过来,低头在颈侧轻轻吻了一下:“怎么还没睡,明天不是还要早起。”

“反正睡了你回来的时候也要醒。”吴邪回道,不带责备的语气。其实还想问下去,他想不出这个时间点回来除了应酬或是显然应排除的选项还能是什么,但被对方这么一说仿佛真的快睁不开眼了似的,也就任由对方把自己大型犬一样圈在怀里,在背上轻轻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拍。

难得宁静的片刻,似乎谁都不想动,甚至没有气力挪到卧室。电视里在放人与自然还是什么的,吴邪眯着眼睛看,非洲在蒸腾中轻微扭曲的草原,乞力马扎罗山的积雪,荒原上孤独的一片云一样铺开枝叶的树,而他们靠着彼此坐在温柔的黑暗里,像蜗居在另一个世界,耳边的解说声音忽高忽低,他闭了闭眼睛,又睁开。轻微的气流拂过额头,然后整个世界都暗下来——电视关了。

他感觉到托着后背和腿弯的力道,听到脚步声,想再睁开眼看看,不情不愿地拖延到下一秒,不等陷进柔软的床垫里已经没有意识了。

想了一天的话,还是忘了说,连带着先前想说的是什么,也一并忘了。

 

 

 

 

 


评论(2)
热度(31)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