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瓶邪 | YOI维勇维

「一座山会爱上一条清溪
欲望很窄、跌宕
而爱越来越宽阔」

【维勇】You In Me(4)

*年龄反转梗

*“胜生维克托”梗


过渡章,连更模式蓄力中……


-----------------------------------------------------




一场病来得也快去得也快,似乎把比赛惨败后的沉郁、连带着几年来积攒的压力都冲刷尽了。当勇利重新踏上冰面时,足底的触觉带来的是一种全新的感受。他知道这感受源于何处,告诉他还不能停,他还需要走下去。

滑冰至于他,最初是爱好,是释放情绪的最佳方式,而当它成为一份事业,关乎荣誉,关乎价值,牵扯到太多复杂的东西,压力就随之而来,日积月累,足以在赛场上把他彻底压垮。

但再也不会了。勇利俯视着这片他奉献了太多心血的冰面,仿佛能从它的反光与每道划痕里看见自己,看见他踏上花滑这条道路的初衷。

就像回到最初,从现在开始,他不再在乎旁人的眼光;从这一刻开始,他只为真正重要的人而滑。

冰刀在冰面上留下流畅的线条,起跳的瞬间他的视线固定在惯用的参照点,这一眼中他仿佛看清,在冰面上飞跃而起的,绝不只是他一个人。

 

手机里的回复很简单:

“好。”

勇利从不担心这看不出语气的回复是否会显得冷漠,即使多年未见,他依然相信自己与维克托之间固有的默契,或许是来自共同度过的多年时光,又像是与生俱来的心有灵犀。他素来不善表达,而早在儿时他早慧的外国“弟弟”就已能从他笨拙的一言一行中读出他的喜怒哀乐,每一份无处安放的羞窘,每一次无法自抑的感动,维克托了解他,就如他了解维克托的一切,尽管他们仍偶尔在对方面前感到不知所措。

维克托很忙碌——勇利比谁都知道,甚至超过在滑冰以外时常心不在焉的维克托本人。他说得出维克托历年参赛的每个节目、近期的与过去的每一场商演、代言的每个品牌,收藏着报纸的每一份报道、杂志的每一份访谈,他甚至是维克托粉丝论坛的常客,从大量的偷拍与传言中了解对方是不是多了什么绯闻女友(“这只是作为半个‘兄长’的关心而已”)。他小心翼翼地并未再与维克托联系,生怕打扰了他繁忙的工作,甚至几次为了抑制那种迫切的冲动、固执地对自己说维克托或许早就把不起眼的自己遗忘了。但实话说,这种做粉丝的感觉并不让他不适,反倒时常带给他作为一个忠实迷弟的兴奋,像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维克托的另一面——不再是那个粘人的孩子,而真正是一个独立的男人了。他想他也许应该伤感,但更多的是期待,这种期待鼓舞他每天都忍住留恋早早地告别一房间的海报去晨跑,即使在休赛期也保持着充足的训练。

勇利已经看到了,滑冰于他新的意义,同时也是最初的意义。

他已经失去过一次,这一次,他握紧了,就不会放手。

 

 

 

“欢迎回来!”踏进底特律训练场的瞬间,迎接勇利的就是披集热情的拥抱与一片掌声,切雷斯蒂诺在一群学生之中对他微笑。

“那天你突然打电话过来,我们都担心你是来告别的……”他的教练说到一半就被泰国男孩急切地打断了——“让退役什么的都见鬼去吧!我还没拍到勇利跳钢管舞的照片呢怎么能放过他——发到SNS上肯定会引起轰动的!”

勇利哭笑不得,下意识地用日语嘀咕了一句“像我这样随处可见的花滑选手怎么会引起……”,很快摆出一副失望的表情换用英语道:“原来你不想我退役是因为这个……”

“好吧,还是有一点别的原因的,比如想和我最好的朋友继续一起滑冰什么的,就一丁点这个原因,大概占99%吧——笑什么?那就再少一点好了,99.99%!但钢管舞还是很重要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学过……我了解你的黑历史就像了解我的仓鼠一样——哦查理别闹,我当然知道哪只是亚瑟,背上有褐色圆斑的哪只,要么就是头顶少了一撮毛的哪只,好吧我总有一天会分清的——我们说到哪了勇利?对,我绝对会抢在那些不怀好意的欧洲人之前(“并没有这样的人,亲爱的,你是不是对欧洲人有什么误解”)最先拍到你惊艳的独家照片的!等你结婚的时候就能在大屏幕上滚动播放……”

等到回到他们共同的宿舍,熄灯超过一个小时,披集已经畅想到了勇利结婚后的第七个孩子(“没错,就取名叫披集第七好了,这样从老大到披集第六就都不会吃醋了”),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几个错误,比如尽管他的几只仓鼠已经换了八次名字,但里面确实没有一只现在或者曾经叫做“亚瑟”,又比如胜生勇利这辈子会认识的“披集”只有他一个而已,但在一件事上他或许是对的,关于不怀好意的欧洲人什么的。

 

回到自己熟悉的滑冰节奏上让勇利先前的疲惫一扫而空,他做了两天基础练习,状态都非常好,他甚至打算在第三天的跳跃里加入先前成功率极低的两种,但他尚未实施,就被切雷斯蒂诺叫到了场边。

“我想和你谈谈下个赛季选曲的问题,我这里有几个挺适合你的备选……”

“切雷斯蒂诺,那个……”勇利似乎稍作犹豫,很快露出了坚定的神色道,“这个赛季,能让我自己选一次曲吗?”

“当然可以。”他的教练微微睁大了眼睛,“我很惊讶,勇利,你真的有点变了。先前你总是对自己的选择没什么信心。”

“是的……不过,这次休息了一阵,我想我也许找到了一些新的想法。”勇利低着头,声音轻下去,却感受到教练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这很好,就按你想的去做吧,我有预感——哦现在说这些话会让你有压力的。”他们相视而笑,用力发现当他怀着新的心态重新面对滑冰之后,对身边的一切似乎也有了新的认识,他的家人、教练、朋友……许多他先前未曾真正珍惜的东西。

而让他发生这样改变的人,正在世界的另一端为了下一次相遇努力呢。

“我也要让你惊喜一次啊,维克托。”

他想着,凌空跃起,稳稳着冰。


评论
热度(32)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