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只啾,江湖夜雨十年坑。

【瓶邪】零分前任(下)

流水账烂尾。

(上)戳我


我当即懵在了原地。

他的神情很平静,没有一丝犹豫或是不确信,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个公认的客观事实。我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表情回应——很多年前淡淡地说“我喜欢你”的是他,一年前用同样平稳的语气说“我是来和你告别的”的也是他,现在突然把我叫到他面前告诉我他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吴邪是他男朋友的还是他,而我甚至无法责备一个失了忆的无辜的人。也许我应该愤怒,但我能做的只有苦笑。

“我就是吴邪。”我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里像他那样不带任何情绪,但说出口,就是佯装得太过拙劣的冷淡。

然而像是看不穿,他波澜不惊的平静出现一丝松动,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迷茫——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尽...

【瓶邪】零分前任(上)

*架空,狗血文配狗血题目

*实在不会写连载,所以两三发完或者坑掉(不)

*大概是个因为前男友失忆,忘记两个人已经分手了,所以意外复合的故事……

零分前任

我可能是真的喝多了,才鬼使神差地接了那个电话。

没有备注姓名,只是那串数字怎么看怎么熟悉,“138574……”十分顺畅地在舌尖上转了几圈,接通后传来的却是陌生的声音:

“您好,请问您是吴先生吗?”

“是,我姓吴。”我有点头晕,手肘撑在桌上,一边揉太阳穴一边含糊地应着。对面那个年轻的女声似乎说了不少,都被酒桌上的嘈杂盖过去。但那个名字被清晰地提及时,我还是一瞬间清醒了。

“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到。”我猛一起身,抓起从椅子背上滑下去...

【瓶邪】我不穿秋裤!

复健产物,日常流水账,这个老吴可能只有四岁。

还有一个题目是《婆婿关系》。


快入冬了,天色亮得很晚。清晨闷油瓶去晨练的时候我醒了一次,屋里一片昏暗,意识并不清明,只觉得床另一边有了点动静,一阵布料摩擦的响动过后,那半边的重量轻下去。我大半张脸埋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地拉下一点被沿,探头看过去,眼睛半阖着,又没戴眼镜,只知道闷油瓶已经穿上了黑色毛衣,应该是见我醒了,又倾身过来。


我困得不行,眯着眼睛感觉到床垫又陷下去一点,一只手在我睡得蓬蓬的发顶摸了把,大概是揉得更乱了。


“睡吧。”他轻声说,于是我的眼皮又沉沉合上了。半梦半醒间还想了想,刚才那两个几近气音的字,到底是我确实听到的,还...

【瓶邪】半生

2018.08.17

定时发送。

随便写写,不是贺文。

 

ve.

 

「一个人只要学会了回忆,就再不会孤独,哪怕只在世上生活一日,也能毫无困难地凭回忆在囚牢中独处百年。」

 

你在暴风雨夜归来,远远看见屋子里灯还亮着。

吴邪坐在床上,手上的书滑到膝盖,靠着枕头的身子几乎是瘫软的,像是快要睡着了。

你一推门他便惊醒,侧过头看见是你站在门口,全身湿透,流了一地的水,于是他睡眼惺忪地笑了。

他说:“第一次见你这么狼狈。”

其实他是见过的,在你灰头土脸满身是泥的时候。但那些时候他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儿去,看见你就好像看见救世的神明从天而降,哪里来的狼...

【瓶邪】一万光年(年下/久别重逢)

旧文混更。

16年8月参加gacha合志《WANTED》的文。

前阵子看到gacha要关站了,开了旧电脑翻出以前的文档,才意识到好像短短两年就丢了很多回忆……再看这篇心理空落落的。

完全不记得写这篇时候的心情了,没什么情节,伪419,旧时回忆,年下,写烂了的久别重逢,不知道怎么用一堆无意义的文字折腾到这个长度的。不过确实是当时最喜欢的情节和写法。

还是补个存档。

【矫情/浮夸/赘余 预警】


总目录


一万光年


拥挤的建筑物头顶天穹无限生长,通明灯光让漆黑夜空不再缄默,在半透明的表面铺开一层浅金;道道惨白与暗红的光拉扯出轨迹在车流中纷杂交错...

【瓶邪】盛夏(6)

没有耐心磨磨蹭蹭了。

但愿不会被关小黑屋。

前文:(引) (1) (2) (3) (4) (5)

总目录

6.

他在院子里浇树,拿着塑料管,冲出清凉的水柱——很奇怪,院子里只有一口井,他不知道这水从何而来。但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日头很烈,他隐约想起幼时以为这样在阳光下洒水就能看到彩虹,下意识地抬了抬手里的水管,一不小心浇了自己一身。

他想这副模样一定不能被那个人看到,偏偏那个人像是凭空出现,就站在他身边,面色冷淡地看着他半边发梢滴水,胸前大片的水迹,衣襟几乎被浸成半透明的样子。

他一反手牛把塑料管对准了那个人,那人闪避不及,当...

【瓶邪】盛夏(5)

张氏撩法,且看小吴如何招架——


前文:(引) (1) (2) (3) (4)

总目录


5.

这一下抱得很用力,吴邪几乎是当即就后悔了,只觉得前襟紧贴着张起灵的后背,怕是他骤然加快的心跳都能被那人隔着两层薄薄的衣物清晰感知到。

明明之前碰到他的手还带着凉意,怎么怀里的身体这么热?

尽管张起灵一动不动,吴邪还是能隐约感受到背肌的线条,那种力量感,让他只觉得胸口像有一团火在烧。他忍不住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对方一定能感知到,却毫无反应,越是这样吴邪心里越没有底,手上的力道渐渐松了,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退,仍是保持一个虚虚拥抱的姿势。

既然没挣扎...

【瓶邪】盛夏(4)

先前忘了说,这篇的时间背景大概是1995年,吴邪18岁刚高考完的夏天。

对那个年代不太了解,如果有Bug还请见谅。


前文:(引) (1) (2) (3)

总目录


4.

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吴妈妈刚煮了绿豆汤,老痒也正好分到一碗,直呼“老吴你这日子过得也太滋润了”。

吴邪刚想拿勺子就被他妈妈拿胳膊肘戳了戳:“急什么,锅里还有的是,给你奶奶送一碗去,还有叫那小伙子叫来一起喝。”

吴邪假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又被他妈说了两句才慢吞吞地端了碗去他奶奶的卧房。

进了后院却不见人,想想也是,那人总不会在院子里睡一下午。他进了屋叫了一声“张小哥”,没人应...

【瓶邪】盛夏(3)

克制住让两个人直接开始谈恋爱的冲动。

要有耐心啊年轻人。


预警一下,这章有单箭头小吴的路人。


前文:(引) (1) (2)

总目录


3.


吴妈妈只是随便一提,近中午的时候解子扬就来了。

“老吴——老、老吴——”

吴邪刚把桌子收拾好就听到楼下有人叫他,窗边知了太吵,几乎要把那声音盖过去。好在吴邪对他这位发小带点结巴的吐字再清楚不过,心想这字是练不成了,开窗探出半个身子,后院墙外果然就是解子扬,跨坐在他那辆从初中就开始骑的飞鸽牌自行车上,一看就是来找他出去玩的架势。

“这么热的天你上哪儿去?”吴邪倒不是多想用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总觉得心里搁...

【瓶邪】盛夏(2)

先填这篇。

自己很喜欢的一段。


前文:(引) (1)

总目录


2.


这晚不知怎的,入了夜没有蚊虫,只有不知屋后什么地方时断时续传来的蛙声。

老屋没有空调,床边风扇开的中档,对着被单上摊着的白肚皮呼呼直吹。吴邪有些认床——应该是这个原因——在阁楼的小床上翻来覆去,低低的墙上没有钟,不知道几点。这床据说是他小时候睡过的,兴许比他岁数还大些,翻身的时候床脚轻微地响,楼下是不是听得到?想到这儿他有些犹豫了,仰面屏息躺了好一会儿,愈加觉得老宅安静,只有扇叶转动的风声,蛙鸣越发地响。吴邪听到自己的呼吸,刻意作出的平稳,还有心跳,辨不清是真的能听到还是自己的想象。这么一...

1 / 8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