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瓶邪】一面之缘 15

盛夏的晚上连空气都是粘黏的,两人下了闷热的公车,心照不宣地,脚步都有些急。一路上吴邪一直在说话,但细究起来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几次短暂的肢体接触时他的反应出卖了他:路旁明明只有夜色下静默的行道树,仍是一再相触便收回手。

张起灵好几次产生把他摁着一起滚到绿化带里的冲动,皮肤表面转瞬即逝的热意,草根旁潮湿的泥土味,只存在于幻想中的蛰伏在耳畔的喘息,混着草地与身体蒸腾出的热气——他不知道吴邪是不是也曾经有过这种萌生在年少时的臆想,或者就在此刻,他们从未对彼此说过,其实已心知肚明。在影院的时候还是开玩笑的成分多些,暴露在夜幕下后玩笑就不再纯粹——从车站走到家里也不过几百步路,两人身上仍是出了一层薄汗。

热。

像二氧化碳一点一点被细胞收集起来,浓度增大,渐渐没过叫做自制力的这么一种东西。

外在表现得依然平静,上一秒还笑着说些零碎的话,手上关门的动作却像是砸上的。对话随着门框碰撞的声响响起堵在嘴里,T恤下摆被撩起,手掌和皮肤都热;后背黏腻地贴上门板,门板也在发烫;接吻与呼吸分不清主次,眼镜蒙上一片雾气。后面的过程更像是一场赶时间的战役,吴邪艰难地咽着口水含糊地说“先开空调”,抽手推了几次,那几乎被挤压得一点不剩的距离还是分不开,最后一下算是用上了蛮力。然后不知谁匆忙地换鞋、地板上两个人脚步声凌乱地响作一片。

吴邪一脱身就往浴室里钻,张起灵走去卧室。空调开启的按键音也像是催促,不等风声响起来,遥控器已落到了床上。张起灵一回身就看见浴室门顺着惯性阖上——根本就没打算好好关上,他也就直接拉开门,里面的人裤子正脱到一半,在门口就已经折腾得不成样子的上衣缩在角落皱成一团。

最终还是没能忍到床上,在浴室里就这么直接做了。扩张得不到位,两个人都不是很舒服,但吴邪还是射了两次,一次在张起灵手里,一次在瓷砖上。后者单靠眼睛看不大出来,摸上去却是很分明的黏乎乎一片,羞耻感倍增,加上热水的作用,他整张脸都红了,临近高潮的时候视线飘忽不知往哪儿放,只能紧紧闭着眼把脸埋在张起灵颈窝里,喉结的滚动、压抑在喉底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切近可感。

站立的姿势太高难,擦身子的时候两个人几乎都已经没有力气。张起灵稍微好些,还能让吴邪扶着他站稳,吴邪则是一进卧室就把自己摔进床里。谁都没记得拿更换的衣物,张起灵赤着身子翻了翻抽屉,把两套内衣裤一并丢到床上与空调被缠在一起的人身上,然后自己也上床趴了上去。

“重……嗯,你……不会还想要?”吴邪在他身下挣扎了一会儿,硬是把一件睡衣卷进空调被里,床单被弄得更乱。张起灵摇头,低头在他额头上又吻了一下,就翻身躺到旁边,似乎没有先穿衣服的打算,只是理了理床单。边缘的褶皱刚被抚平背后的人就抱上来,同样无视了和被子一起被推到角落的衣物,凑过来便在他耳边吹气:“就知道……你也没……那么久。”每说三个字就顿一顿,在他耳垂上轻轻咬一下。

“如果你想,”张起灵迅速地转身,把人揽进怀里,体型相近的缘故吴邪不得不缩起来一些,“还是可以的。”

“不想。”吴邪笑了笑,躺回自己那一边,捞起内裤穿上了。

“帮我也拿过来。”“自己去够。”“乖。”“……好吧,不过被子归我。”

吴邪就真这么把床头灯一关,抱着整床被子躺好了。

卧室里暗下来,吴邪躺了半天,没响动,侧头一看,张起灵也真就这么只穿了睡衣背对他躺在另一边。

“空调开这么低你想感冒吗?想要被子就靠近一点啊……”

话音刚落手里的被子就被夺了过去,他“靠”了一声就要去抢,当即整个人被罩住,搂住腰,耳边很近的一声:

“睡。”

……

无法反抗。

 

最近似乎很多梦。

可能是看了电影的原因——明明看的时候心怀鬼胎也没怎么在意剧情——吴邪梦见蓝色的星球,在飞船小小的、圆形的窗里旋转。这是最后一眼,他在梦里再次沉睡,身体沉入冰冷的液体。

他成了时间里孤独的旅行者,要在茫茫无际的宇宙里沉睡十年,才能在另一个星球被唤醒。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的,也许身为宇航员的他还没有醒,梦却已经醒了。天蒙蒙亮,窗帘缝里透着没有分量的光,描出身边被子起伏的轮廓。

吴邪试图去看清那张脸,忍不住靠近,微弱的气流缓缓地从鼻翼拂过——他吻了一下那个人的鼻尖,刚刚还在睡梦中的人就微微动了一下,发出一点模糊的鼻音。

“这么容易就醒了?睡眠还是这么浅……”

张起灵没有回应他,只是慢悠悠地抬手,抱着他又靠近一点,似乎用了很久意识才真正清醒过来,有些沙哑地说:“梦见你了……”应该还有下文,吴邪就这么等着。

“你有没有梦见我?”越说越轻,像是随时又要睡过去。

“倒是没有梦见你……只梦见自己睡了十年,好像再也不会醒过来了,结果,”他顿了顿,“一醒来就看到你。”

张起灵搂着他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再睡会儿。”

“先别——你梦见我什么了?”

“没什么……睡吧,还早。”

说这话的时候张起灵闭着眼睛,像是真的很困。吴邪不好再问,但他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这里是应该有个答案。

 

再睡会儿。

再睡一觉就忘了。

梦见你又离开这件事。

 


评论(1)
热度(16)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