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只啾,江湖夜雨十年坑。

【维勇】You In Me(5)

SNS部分为了增加还原感用了英文(翻成中文反而有点怪),可能有生硬之处……欢迎指出。

---------------------------------------------------------


尤里·普利赛提今天第五次压下了把自己的师兄揍一顿的冲动。

如果说某人在冰场训练的间隙里捧着手机傻笑,或是满世界地找人分享屏幕上一段显然是偷拍的训练视频,或者在吃饭的时候突然开始大肆谈论一个不在场的人——如果说这些都尚可勉强容忍的话,这一回尤里是真的受不了了。

“啊——尤里奥——”想象一下你在临近大奖赛时经历了一整天雅科夫教练的魔鬼训练后,筋疲力竭地关了灯躺在床上,准备进入一次来之不易分秒必争的睡眠时,被突然亮起的灯光闪瞎了眼,一睁眼就看到已经骚扰了你一天、此时近夜晚十二点仍精力过剩的师兄一脸悲痛地嚎出一个强加给你的绰号,你一定无法像年仅16岁就自制力过人的普利赛提选手那样硬生生忍住一拳挥过去的冲动。

“不要再提那个该死的胜生——”

“勇利的初赛居然没有一站和我一起!”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史上最年轻的花滑男单三项世界纪录保持者,两届大奖赛金牌得主,无数观众面前那个优雅迷人的冰上帝王,此时正为了一个无比简单也无比正常的事实破坏了正常的画风。

“维克托你够了!能不能不要像个小屁孩一样为这种小事哇哇乱叫——顺便说好的你马上就要搬到新公寓里去呢?”

“那是下个月,就快了,我想勇利看到了那房子也会喜欢的——等等这不是小事!”画风正常不过两秒的俄罗斯男人大声道,随后又补了一句:“而且谁是小屁孩?我还比你大三岁。”

“你现在看起来只有三岁谢谢。”尤里没好气地说,不等师兄再开口就飞快地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蒙住头。

“但是你和他都要去中国站——”

“完了。”这是尤里被漫涨的睡意淹没前脑海里最后一个声音。

在他被他三岁的师兄烦死之前,他恐怕还得忍受很长时间的折磨。

 

一个月后,尤里终于坐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戴上眼罩准备享受几个小时难得没有维克托叨扰的睡眠,他身边只有一如既往面若冰霜因而绝不会在训练场以外的地方制造噪音的雅科夫教练,与过道里还在缓缓移动寻找着座位的乘客——

“尤里奥!”听到这熟悉声音的瞬间尤里奥,哦不,尤里,差点掀了眼罩从座位上跳起来,事实上他确实这么做了。“趁关机前赶紧来一张吧——”

“咔擦”一声已经响起,屏幕上留下带着心形笑容半摘墨镜的银发男人、被遮挡了大半个身子的老教练和他身边炸毛的金发小猫。

“你怎么会在这里?!维——”与尤里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雅科夫的咆哮:“维恰!不是让你留在圣彼得堡练习的吗!还知不知道你还有两周就要参——”

“这样当着别的乘客可不太好哦雅科夫。”维克托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眨了眨眼,周围已经有年轻女人小声倒吸一口气在手袋里疯狂地翻找手机。他多余地重新戴上墨镜,飞快地瞥了一眼刚刚拍下照片的手机屏幕,满意地笑着对怒容未消的教练和师弟挥了挥手,就一闪身大步走向机舱后部通向二层的楼梯去了。

雅科夫冷哼一声:“坐一次经济舱他会死吗。”

 

一下飞机尤里的手机就疯狂震动起来,随后他亲眼见证了维克托是怎样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让他自己(显然他早已习惯了)和他无辜的师弟的SNS同时爆炸的。成千上万的@指向同一条内容。

 

V-Nikiforov:

Flying to Bejing [heart] Come to see you with @Yuri- Plisetsky ! @Katsuki Yuri

 

 

下面是那张该死的抓拍——这家伙到底是有多想对着全世界秀存在感?那些晃眼的金牌还不够吗?甚至千方百计地为发SNS寻找理由(比如分享小师弟暴怒瞬间的精彩表情)。

尤里深知这个男人从来不缺乏存在感,看清跟在自己后面的那个名字的同时他很快意识到这么一条看似毫无意义的SNS只是想让一个人看见而已。

切——幼稚的老年人。

而刚刚在酒店登记入住的胜生勇利并不知道自己由于沉迷用小号刷维克托的动态而久未使用的SNS官方账号中正在进行一场轰炸,而且一时半会儿没有停止的趋势。

 

YuriAngels20++:

Who can tell me who’s the damn K... Yuri?

 

Skatinginmyheart:

Hey don’t be so rude.Just have a look at his SNS,obviously he’s a skater,too...

 

Berries1997:

Oh I’ve skimmed through all the contents.though I doubt why there isn’t even ONE photo of him I think it’s obvious who he is.How could people forget him after such an impressive performance the last season?The only thing that surprise me is I’ve never heard that he has an SNS account...I mean,it seems he’d seldom used it.

 

Skatinginmyheart:

Yeah I remember who he is. “Impressive” in any way...

 

 

放开那只马卡钦:

我还是没有get到……

 

二中高墙三千米:

我也……

 

二中高墙三千米:

等等我看到他的简介里写着“一个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选手”?我好像知道他是谁了……但是他是不是对随处可见有什么误解。

 

Loveonice:

哈哈哈哈他总是这么说。但我们都知道他是最优秀的!

 

云养猫的贝塔:

就是去年那个达成了比all clean还要难的all miss的日本选手?(感谢老天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对优秀有什么误解……

 

Loveonice:

去年只是个意外,你应该看看他平时的训练里跳得有多好……

指路他可爱的泰国朋友@Phichit CHULANONT

 

 

Bearbeer0:

There’s always “accidents” for the loser.

 

YuriAngels20++:

I’m just unhappy with his name.

 

Five:

Anyway I’m looking forward to the GPF this year.

Good luck to everyone.

 

 

名义上是“陪着尤里来参加升组后的第一场比赛”,维克托可没有一点身为师兄的自觉,这让雅科夫教练十分不悦,却多少让尤里的世界清静的不少——毕竟当维克托忙于在训练场寻找另一个人影时,就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对他唯一的听众絮叨勇利这个勇利那个了。

但同时尤里无法否认,他不可避免地对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日本选手产生了兴趣。当然不是因为维克托,而是那段一年前传遍花滑圈的“四连摔”视频。

此前他根本无法想象,一个人是怎样做到一次又一次摔倒,却还能完美地抓住每个节拍,调动自己整个身体来诠释乐曲的。

也难怪那个看似亲和实则孤傲的维克托对他这么上心了。

他这么想着,取下了冰刀套——六分钟练习要开始了。维克托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显然在几天的训练中不断错过之后终于在赛场上看到那个滑行的身影让他十分愉悦——“加油哦尤里奥,等决赛……”

“别太自以为是了,不是每个人都崇拜你。我会在决赛上让你一败涂地的。”尤里打断了他,高傲地甩开垂落在额前的金发,滑上冰面。

我会打败你,维克托。

还有你,胜生勇利。


评论(4)
热度(37)

© 半十 | Powered by LOFTER